意甲

龙陨九天 第九章 嘴强王者

2019-12-04 19:02: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龙陨九天 第九章 嘴强王者

很快,曹进便准备好早餐送到了子龙所在的桌子上。

子龙还未来得及动筷,就听到不远处的桌子旁,众人围在一起,嘈嘈杂杂,在激烈的讨论着什么。

“曹进,他们在聊什么呢?这么起劲。”子龙问向一旁的曹进。

“公子,你有所不知,佘拓城最近来了一个狠角色,听说这位少年昨天一天就干了不少‘大’事。”

“哦,说来听听。”子龙好奇的问道。

“我也是听客人们说起的,他们说这位神秘的少年先是在城门口教训了四大恶少之一的孙宰,把孙宰吓得跪在地上那是瑟瑟发抖啊……”

“停,孙宰?这名好耳熟,难道是自己在城门口遇到的那个孙子?”

子龙喊住曹进,小声嘀咕着。

“怎么了公子?”

“你说的那什么四大恶少的孙宰长什么样子啊?”子龙回想着孙宰的模样,想向曹进证实。

“块头很大,老是凶神恶煞的,他还有一个爷爷,年纪挺大了,昨天好像就是他们爷俩在闹别扭。”

“我去,不会这么巧吧,他们说的神秘少年是自己?”

“你继续说。”子龙心里没底,想听听后来的发展,便让曹进继续说。

“刚才说到孙宰了是吧,唉,你说孙宰这个地痞要是离开了佘拓城那该多好啊,那神秘少年硬生生的唬住了孙宰,让孙宰继续留在了佘拓城

。公子你可能不知道,这孙宰虽然彪悍但智商有点低,前段时间他们村的老百姓们花钱请了一个假剑客把他给吓住了,然后又对孙宰胡言乱语,一顿东扯西骗,教唆他离开佘拓城,像个真正的侠客一样,独自闯荡。别说这呆瓜还真就相信了,愣头青似的就想离开佘拓城独自去闯荡,村民们都给高兴坏了,这个地痞流氓终于要走了,可现在给这个神秘少年害的,村民们又要受苦了。”

子龙咽了口吐沫,端起粥来喝了一口,表示我能挺得住,你继续往下说。

“后来这个少年进了城,在北城的小巷子里打伤了穷汉帮的一位乞丐,这个乞丐本来就身患重疾,幸得万花园的女神医红琳免费为他治病,方才压抑住了病情。而这次被这个少年害得大疾重现,听说穷汉帮的那群人昨晚又去求红琳神医,红琳神医帮那个乞丐稳住了病情,不过听说情况仍不容乐观啊。你说穷汉帮这些乞丐招惹谁了,那个少年欺负欺负孙宰就行了,竟然连贫穷的乞丐都不放过,穷汉帮的这群人啊知恩图报,我听说最近他们在筹钱,准备为红琳医师的万花园打造一副新的牌匾,说是为了报答红琳医师对他们这些穷人的照顾。”

“呃,这个嘛,是不是那个少年不了解这些情况啊,无心的?”子龙尝试着插话。

此时,随着曹进的讲述,越来越多的人围了过来,他们发现这些小道消息什么的,还是这些经常与各种人打交道的小二了解的最清楚。

“公子啊,这还不算完,你是不知道,后面更过分啊。刚才跟你说的女神医红琳还记得吧?”

“记得啊,他总没把红琳怎么着吧?”子龙终于来了底气。

“要真是那样就好了,这才是他最可恨的地方啊。公子你不知道,这家伙色胆包天,在程家的装备店里竟然脱光了程家大小姐的衣服,还让红琳神医失了身!真是禽兽不如!”曹进慷慨激愤。

“噗!”子龙一口米粥吐了出来。

“公子,你怎么了?”曹进关心的问道。

“没事,曹进,我说这些你都是听谁说的啊?”子龙擦拭嘴角,对这些流言表示不满。

“大家都这样传啊,我只不过是综合了一下所有人的说法,自己整理了一份思路,但绝对都是有依据的,听之前那位客人说,当初装备店老板跑了出来,吆喝道什么,大小姐被人脱了衣服,红琳小姐被失了身!这可是千真万确的。”

“别让我再见到那个老板。”子龙用手捂着半张脸,生怕这群人有能认出自己的,在内心狠狠的想着,大哥,你咋能胡诌呢,我特么为了救人连红角犀都搭了进去,没天理啊。

“唉,且不说程大小姐,红琳神医多么好的人啊,就这样被玷污了清白,真是啊!这家伙做的唯一的好事也就是放倒了那崔伟豪,让群众们过了把瘾,不过现在看来,那崔伟豪这次应该是想保护程大小姐跟红琳神医不受欺负,可惜没斗过那神秘的少年,他也挺可怜的。”曹进一边说一边叹气,声色并茂,将听他讲述的众人都带入了对那个神秘少年咬牙切齿的状态。

“哥,你别说了,这是封口费,两个金币,不够我再加!”子龙终于忍不住了,直接甩了两个金币给曹进,如果这件事真像曹进说的这样传了出去,且不说在伊傲面前无地自容,传回常山去,公孙老头还不把自己吊起来打!

“公子,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难道说……”曹进看着子龙甩过来的两个金币有点懵,这是几个意思啊,但稍微一想,神秘少年?昨天出现的?难不成就是眼前这位他很崇拜的公子!

“别猜了,我就是你们说的那个神秘少年。”子龙坐在凳子上,翘起二郎腿,说出来之后,心里舒服多了。

众人猛的一后撤,曹进也是下意识的后退了一步,还有人拔腿就想跑。

但子龙一挥手,关住了大门,店里的人都被惊动了过来,几个护店的打手,也围了过来,警惕的看着子龙。

“公子,你这是……”曹进有点拿不严子龙的举动,小心的询问着。

子龙摇了摇头,一时间苦笑不得,这舆论的威力太可怕了,这些人他一个都不能放走,至少在听他解释清楚之前,否则一传十,十传百的,再添添油加加醋,想想都可怕。

“大家都冷静,我是不会伤害你们的,听我把事情解释清楚,不是你们想象中的那样。”子龙放大了声音安抚众人。

而就在子龙想控制现场的时候,有两个打手突然从后面偷袭,子龙也不废话,当着所有人的面两下放倒了偷袭的打手,众人看着这少年如此彪悍,便也安静了下来。

唉,还是暴力解决问题容易,子龙感叹,然后平复了下心情,整理好思路,开始向众人解释。

“大家听我说,事情是这个样子的……”

子龙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将事情的经过一一道出,并对自己好心办坏事、出手太武断等相继道歉,也将用茶水弄湿了红琳、危机情况救程菲儿的详细过程一一交代了清楚。

“听明白了吗?”子龙问向众人。

在子龙的‘淫威’之下,众人整齐的点头,一副你牛掰你说了算的表情让子龙很无语。

现在的人怎么宁可相信小道消息都不相信当事人正儿八经的解释呢?

子龙捂着脑袋,表示头疼。

“我相信!”曹进率先站了出来。

曹进站在子龙跟前,面向众人。

“大家听我说,之前应该是我们错怪这位公子了,原因有三,其一,公子说他第一次来佘拓城,不明白我们这里的情况也是理所当然的,试问,当你见到一个不孝子敢用脚踢老爷子时,你们能忍吗?”

“那肯定不能忍啊!”人群中有人应和。

“对嘛,所以公子也不是故意的,其二,公子所说的那个老婆婆应该是程老太,大家都知道程老太心善,经常给穷人们施舍,公子虽然有过,但穷汉帮为了筹钱,做法也有些不妥,他们之间算是误会。”

人群中有人点头,表示赞同曹进的观点。

其三,装备店里的那个孙老板,为人胆小,一激动就口齿不清,这也解释了为什么孙老板会发出那样的呼喊,毕竟这个孙老板也不了解当时的情况嘛。再者程大小姐的病我们大家都是听说过的,也正因为如此,红琳神医这几天才一直伴在程大小姐左右。退一步说,如果公子玷污了红琳神医,那么昨天晚上冰清玉洁的红琳神医会若无其事的给穷汉帮的兄弟治病吗?如果公子非礼了程大小姐,程家是何等势力,会像现在这样无动于衷吗?如果公子是那样十恶不赦的大坏蛋,那么今天在这里他就把我们都灭口了,会这么大费口舌的给我们解释清楚吗?”

人们听着曹进这缜密的分析论证,三个无解的大反问,纷纷点头。

“补充一点,大家平心而论,像本少爷这般风流倜傥、英俊潇洒、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主,怎么看也不像坏人嘛,是不是?”子龙举手发言。

“发言无效!”

众人齐喝,然后忽略掉子龙,开始激烈的讨论着曹进的话。

“曹进说的有道理啊!”

“看来我们真是冤枉了好人。”

“这都是哪个家伙造的谣啊,差点蒙蔽了老子雪亮的双眼!”

子龙:……

子龙望着曹进的背影,投去的佩服了目光,流弊啊!这才是真正的嘴强王者啊!跟黄白眉有的一拼了。

曹进回头,微笑的看着子龙,露着牙齿显摆自己的铁齿铜牙。

除了很棒子龙还能说些什么,随即将大门打开,向众人道歉,打手们散去,客人们也都各回各座,一切又恢复了常态。

子龙将曹进拉住,跟自己坐在了一张桌子旁。

“我说,曹老哥,你这嘴也太厉害了,先是把白的说成是黑的,更厉害的是还能把黑的再说回白的,简直了,除了我一个师兄外,你是我见过最厉害的。”

“哪里哪里,公子言重了,怪我一开始不加侦辨,听到什么是什么,反正跟我又无关,我自然是怎么爽怎么说了。但这事竟然牵扯到了公子你,那我可就不干了,必须想办法还公子一个清白,这事明白人仔细一想就懂了,现在的人啊就喜欢瞎起哄,听风就是雨的。公子这两个金币你还是收回去吧,对别人,我曹进是能占便宜绝不吃亏,但对公子你,我是由衷的敬佩,你昨日一言,令我大梦初醒、那是醍醐灌顶之恩呐。”

子龙推脱,将两个金币重新放回了曹进手中,别有深意。曹进这次没有再推脱,他需要钱,公子既然是真心的,他也不需要做作,领了这份恩情记在心中便是。

“其实啊,昨天我说的是我师傅平时教训我的话,我也就是改了两句,搬来用了。”子龙挠着头,不好意思的回道。

“哈哈,公子如此坦诚,我曹进果然没看错人啊,所谓名师出高徒,公子的师傅如此,公子定是青出于蓝啊!”

“两句话就能把我捧上天,曹进你真该去靠嘴皮子去做些生意,你毕竟是上届中原大比文试的第十八名,在这里实在太屈才了。”子龙为曹进窝在这小饭店里表示惋惜。

“嘴皮子能做什么生意?”曹进不解。

“你看,你这不就几句话从我手里拿到了两枚金币吗,你可别小看嘴皮子,我那个师兄,嘴皮子就能杀人,而且是杀人于无形的那种。那次跟人吵架,我师兄一人对对面十人,那把对面骂的是狗血淋头,真是一句戳你要害,十句惹你吐血,百句再无活人,千句寸草不生啊!”

“这么厉害!”曹进瞪大了眼睛,表示闻所未闻。

“还行吧,我师兄练得就是嘴上功夫,他的音波功传自我百里师伯,不过你也不差,就是没修为而已。”

曹进陷入了深思,不仅是子龙所说的他那个师兄,还有子龙所说的靠嘴皮子做生意,情报、隐私、舆论这些貌似都存在着一定的关联与利益……

子龙看到曹进在思考,便也没有打扰他,安心吃起早餐来。无钱无势、又无高人指点,就能在中原大比文试上拿到十八名,本来就是个聪明人,不需自己过多干预与指点。

许多年后,由中原大地为根基的情报机构曹云社成立,它人见人怕、鬼见鬼愁,兼含各行各业、名人名仕、家族世家、皇朝门派……的情报收集,隐私掌握、倒卖,以及舆论制造等等。

而这个庞大组织的创始人,就是曹进!他靠着子龙资助的两个金币还有自己的一些积蓄,一共四万八千个铜币起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