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超

穿越1862 第二百零一章 二次杀到的俄军

2020-01-17 00:32: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穿越1862 第二百零一章 二次杀到的俄军

ps:朋友,请支持正版。<<

库陇奎山是隔在阿拉木图和伊犁之间最大的一道山脉。过了这里,就是俄军入侵伊利的第一站――博罗呼吉尔。之前郭尔帕科夫斯基带领两千俄军从这里开始了入侵伊犁之旅,结果自己成了俄军在东方被俘的第一个少将。现在,切尔尼亚耶夫,一样的沙俄陆军少将,带领三千俄军也在这里开始了自己的伊犁之旅!

“将军阁下,清**队在科尔塔修筑了阵地。”

“有多少人?”

“一千人。”

“骑兵呢?”

一千清军步兵没放在切尔尼亚耶夫的眼力,但他对刘暹的骑兵很在意的。郭尔帕科夫斯基的失败,败就败在刘暹的骑兵身上。

零星的从广仁之战逃出的伊犁土著和俄军士兵,可是都对第一场的夜战记忆犹新。

“还没有发现。”士兵挺值了胸膛回答。

“找到他们!消灭他们――”三千俄军中,有小一千人的哥萨克。实力远不是先前区区一个连的哥萨克可比拟。切尔尼亚耶夫相信他们。

“是的,将军阁下。我们会找到他们,消灭他们!”士兵的胸膛挺得更直。他是一名哥萨克骑兵。哥萨克骑兵是全世界上最好的游骑兵,正规作战,以现在规则下的近代骑兵厮杀,他们比不上英法德的同行。但是说到侦查、摸哨、追击残敌和小规模的掠夺突袭,没有谁能比的上他们的了。

刘暹手下的骑兵是东方的传统骑兵。而不是西方的近代骑兵,正式他们最喜欢打的。

雨停了,不过七月底的北疆生起了雾。树枝都还在滴着水珠。两名俄军哥萨克默默的跟着前面的伊犁土著。对方穿着新疆土著传统的条纹花式长褂,踏着被雨水淋湿的树叶,悄声地带领他们往山林走。

三人一直走到一处树木茂盛的山丘上,前头带路的土著停了一下,张望四周,然后朝东面树木相对稀疏的地方走过去,在一株松树下站住对身后的俩哥萨克招起了手。

从土著站立的地方向北面看去。一个不大的湖泊应在山脚下,成群结队的骑兵就驻扎在那里。那就是哥萨克最近几日来的目标――

哥萨克的确是很不错,在伊犁残存的少许土著乱军的协助下。很快就找到了刘暹骑兵的身影。但是找到了又如何呢?刘暹屯扎骑兵的这个地方处在科尔塔的斜后方,正面不突破科尔塔的防御,俄军根本威胁不到这里。难道要**百哥萨克骑兵走着山间崎岖难行的小道,穿过一条条交织错杂的小溪流。长途跋涉四五十里的绕到这里?

两三个侦察兵可以这样。但整支大部队绝对不行。

切尔尼亚耶夫接到命令后也熄了先打掉刘暹骑兵的盘算,集结起兵力开赴科尔塔。中俄于伊犁之间的第二场战斗,即将打响。

……

科尔塔处在博罗呼吉尔与拱宸城之间,本来只是一处过冬草场,除了冬季,其他时候根本没人居住。但随着现在局势的变化,这里就成了刘暹防守拱宸城的第一阵线。

刘暹把陈镗的那个大队和五百义勇营放在这里,随后魏明带领着上千骑兵进驻到离科尔塔不远的地方。以防备万一前线抵挡不住时。好给部队撤退做掩护。

切尔尼亚耶夫望着对面的阵地,内心很矛盾的。当初郭尔帕科夫斯基兵败被围时。他可是幸灾乐祸的。虽让考夫曼也好,原先的奥伦堡总督也好,都看重郭尔帕科夫斯基胜过自己。无非是郭尔帕科夫斯基打过克里米亚战争而已。自己只是不赶巧的没赶上。

但当郭尔帕科夫斯基全军覆没的消息传到他耳朵中后,他心脏刹那里都停止了。真的,不是假话。

郭尔帕科夫斯基有两千名士兵啊,这样一支力量竟然全军覆没在清**队的手中。那么自己率领着三千名士兵,真的就能钩消灭对手,拿下整个伊犁吗?

切尔尼亚耶夫心中对郭尔帕科夫斯基的‘得意’一扫而空。

可是,一定程度上也了解清军战力的切尔尼亚耶夫,又很难相信两千俄军真的就被兵力差不多的清**队消灭了。看看二鸦吧,英法联军才多少点人,就一路横扫的打进了清国的国都。难道俄**队会比英法军队相差那么多吗?

切尔尼亚耶夫知道中亚俄军一定程度上是落后欧洲一流军队,毕竟士兵手中的武器就落后了一个时代。可是对比当年的英法联军,这可不正是旗鼓相当么?

白人的优越感和对清帝国的蔑视,让切尔尼亚耶夫对俄军战都力充满了信心。郭尔帕科夫斯基的覆灭却又为他的前景涂上了浓重的阴影。所以,他的心情很忐忑的。根本不似脸上的表情那么镇定!

科尔塔周边没有高山,也没有险陵,但一个个不相连或是相连在一起的小山头,一条条宽不及丈的小溪流,纵横交错,让它的正西、西南两个方向都不需考虑有敌军能够翻过来。东面、北方则是俄军进军的方向。

切尔尼亚耶夫表现得相当谨慎,既然哥萨克无法绕行先解决对手的骑兵,那就跟清军的骑兵部队一样,也待在步兵的后头做预备。

不过若是对方始终只是这一千军力,切尔尼亚耶夫还真是不在乎。消灭伊利的清**队是个未知数,但三千俄军士兵打赢对面的一千清**队,他绝对有把握。

只是在俄军安营扎寨的时候,切尔尼亚耶夫基础做的很牢靠。四周布下了不少的阻碍、陷阱,还专门修筑了栅栏和胸墙。

这一切都被陈镗看得清清楚楚,放下了手中的望远镜,陈镗自信的一笑,命令道:“传命中队以上所有军官,一刻钟后开会。”在科尔塔也驻扎了几天时间了,这里本有的几处固定建筑,早早被改造成了他的本部。

“是,大人。”

义勇营的大队长,两大队的教习和六个中队长,很快就全部赶到。

陈镗看着他们开了一个不太可笑的笑话,“俄国人有三千人,如果他们照死了打我们,那你我等,可能活到今天中秋的机会就不大了。”这个不冷的笑话是真真切切的大实话,虽然义勇营全部换装,两个大队上千杆米尼式步枪威力绝对了得。但是炮兵的严重紧缺实在让征伐军的底气不足。

郭尔帕科夫斯基在投降之前已经命令士兵炸毁了其所携带的火炮,刘暹现在的炮火力量依旧是那二十门臼炮。如果是黑夜里,俄军在黑夜里进攻,火枪的威力被削弱到最低点,那么肉搏就是无可避免的。科尔塔的失陷也似乎……

“俄军的数目远比我们多,但是咱们征伐军也不是泥捏的。那么多的水泥都用在了科尔塔,俄国人想吃掉咱们,嘣掉他两颗门牙。”

“大人放心。我等绝不怯战!”

整个军队的指挥基层,对于科尔塔的阻击战都信心十足。自己一定能完成军门的命令!

一直过了两天,俄军这才有了大的动静。前沿阵地上的中队长不敢大意,连忙使人告知了陈镗和大队长徐东山。匆忙赶到的二人,一到阵地头儿就马上就举起了望远镜。俄军营地离得太远,二人看的并不清楚清切。但也看得出来,俄军正在动员……

整整一天的时间,俄军就像一群土拨鼠一样,从上午一直忙活到了午夜时候才告一段落。上半夜间,科尔塔内的征伐军并没有大的举动,唯一的一次“怒火”也是陈镗命人往外头打发一枚照明弹。依靠着照明弹的闪光,探看了一下俄军的动静。他们依旧在挖地道战壕。

整个科尔塔的防御工事修筑地是相当完善。堑壕、土垒、固定圆堡等等一应俱全。单是水泥就用去了几百袋。错非伊犁有足够多的原料,可以就地制造,否则根本支撑不起科尔塔的耗费。

外面的俄军只有三倍数量,不是三十倍。加上科尔塔这里又很难被绕道侧袭,斜后方还有骑兵部队的支撑,陈镗真的有信心将俄军一直顶在科尔塔。

俄军挖地道一直挖了两天,距离征伐军前沿阵地只剩了百米远近。

而在距离征伐军前沿阵地的四五百米处,一堵以圆木、土石混合筑起的垒墙,成了俄军炮火的最佳防护地。一门门火炮做着击发前的最后准备,火药桶、炮弹、火炉以及一排巨大的水桶。

“轰轰……”

震耳欲聋的炮声在俄军抵达科尔塔的第五天清晨响起。炮弹的落点从征伐军的前沿阵地向后开始延伸,并且很快就集中到了主阵地上的那几座水泥浇筑的圆堡上。

陈镗心里冷笑,如果这么容易就被俄军的炮火给摧残了,那自家军门也就没必要费那么大力气在伊犁挖料烧水泥了。俄军的炮兵水平绝对不低,在最初几炮的落空之后,很快炮弹落点就对准了圆堡。

这些圆堡可全是石头垒砌,水泥浇筑的两层碉堡。不仅可以做主阵地的防御支撑点,还能在堡顶上观察整个战场的敌情。

切尔尼亚耶夫倒是找准了征伐军阵地的要处。可是找准了不见得就能打掉了。想打掉它们,就凭俄军现在的六磅炮、九磅炮,太困难了。未完待续。。

南方医院陆晓强
新疆尔自治区第二济困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长春哪家好
海口治疗牛皮癣医院哪好
泰安治疗睾丸炎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