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甲

比较王熙凤与探春的才干

2019-09-14 09:15:3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红楼梦》第二回,冷子兴对贾雨村演说贾府情形时,说王熙凤“模样又极标致,言谈又爽利,心机又极深细,竟是个男人万不及一的。”应该说这是很中肯的。《红楼梦》中,王熙凤是举足重轻的人物,偌大的一个荣国府,上上下下几百口人,来来往往那么多事,有哪一个哪一件能离得开一个王熙凤?
然而,《红楼梦》里,好像也找不出多少王熙凤如何当家理财的描写。如果没有协理宁国府的那一段事,有些读者恐怕会以为王熙凤无非是一个无所事事又心狠手辣的人。事实上,我们是通过协理宁国府的描写,才真正认识到王熙凤的非凡才干的。
不知道宁国府是谁当的家,也许是我读书不细,我的印象中,好像不是尤氏。有道是男主外,女主内,因此,看来也不应该是贾珍、贾蓉父子。贾珍有一段著名的话:“合家大小,远近亲友,谁不知道我这媳妇比儿子还强十倍。如今伸腿去了,可见这长房内绝灭无人了。”从这话我们不仅能看出贾敬对儿媳的“感情”,也能看出宁府以前主内的似乎是秦可卿。只是,她死了,“长房内绝灭无人了”,至少她不能为自己料理后事了。
正是这“绝灭无人”,才让王熙凤有了施展才能的机遇。
贾宝玉看来对他的表姐兼嫂子是很有了解的。所以他推荐了王熙凤。王夫人她们还为王熙凤谦虚呢,王熙凤自己却有些按捺不住了。曹公在书中说:“那凤姐素日最喜揽事办,好卖弄才干,虽然当家妥当,也因未办过婚丧大事,恐人还不伏,巴不得遇见这事。”王熙凤对协理的事,是心有成竹的,这正是因为她心里早有了周全的盘算,加上她有着一整套行之有效的管理经验。
你看吧:“这里凤姐儿来至三间一所抱厦内坐了,因想:头一件是人口混杂,遗失东西;第二件,事无专执,临期推委;第三件,需用过费,滥支冒领;第四件,任无大小,苦乐不均;第五件,家人豪纵,有脸者不服钤束,无脸者不能上进。”这五件,说得大而化之一点,不但是有着处理当时宁国府种种弊端的“重大的现实意义”,即使对今天的人们来说,也具有着“深远的历史意义”。这一点,有目共睹,不用我多加罗嗦。
找准了病根,也就可以辨证论治、对症下药了。
至于王熙凤如何处理这“五件”的,书上都有,恕不赘述。
王熙凤在宁国府的言谈举止,毕竟给了人颇为狠毒的感觉。
也许是宁国府的下人不太知道王熙凤的厉害,也许是那些个下人历来在松懈的工作环境里散慢惯了,于是,便有人真的以身试法,撞在了王熙凤的枪口上。对那个下人来说,有可能是极偶然性的一次个人行为,无非是迟到了几分钟罢,古今中外,这样的事儿也多了去了。但在王熙凤看来,这是可以拿来大做一番文章的题目。她当然不会放过。于是,等那个下人被“张惶愧惧”地传到时,王熙凤才会冷笑道:“我说是谁误了,原来是你!你原比他们有体面,所以才不听我的话。”听王熙凤的口气,这人像是老相识了,其实,这哪可能?她无非是想借此加强一下语气与威严罢了。任何人碰到这种情况,都会求情说饶了第一遭,这位也不例外。可王熙凤不卖她的帐。在有意无意地冷了那人一会儿后,她说:“明儿他也睡迷了,后儿我也睡迷了,将来都没人了。本来要饶你,只是我头一次宽了,下次人就难管,不如现开发的好。”说着,她就沉下脸来喝命,打二十板子,并革去一月银米。此后,王熙凤又顺势对那些下人说:“明日再有误的,打四十,后日的六十,有要挨打的,只管误!”众人领教到了王熙凤的厉害,哪还有再敢偷懒误事的?“自此兢兢业业,执事保全。”
王熙凤协理宁国府,可以说是为她的卓越才干的发挥作了一次淋漓尽致地展示。从《红楼梦》后面的章节看,再没有出现过如此场面。我觉得,这不是曹公忽略,而是有意不写,或者干脆可以这样认为,那以后,她再也没有那样的施展才能的契机。
为什么?
协理宁国府,关键在“宁国府”。王熙凤是荣国府的内当家,到了宁国府,她成了客。贾珍把料理秦可卿后事的重任授予王熙凤的同时,也给了她“尚方宝剑”。王熙凤因此大权在握,但这不是问题的关键。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宁国府下人的松懈的工作态度,并不是王熙凤临政时才有的,在这之前,无论是秦可卿在当权还是其他别的什么人在执政,都没有能很有效地紧束治下。原因恐怕正在于阖府中人,上上下下,有形无形,天长日久地,构成了一种看不见摸不着却始终制约着当权者行使职权的关系网。秦可卿无法破解,宁国府中别的人也无法破解。因为他们谁也逃躲不了那个网的制约与牵扯。王熙凤是客,这便决定了她到宁国府去当政,身份是“客卿”。王熙凤因之不必顾忌宁国府中的上下左右的各种“剪不断理还乱”的人际关系。王熙凤只须把事情办妥,办妥了之后,拍拍屁股走人,丝毫没有后顾之忧。事情完了,谁也够不着她,谁也不可能给她小鞋穿。
与之相反,在自己的荣国府里,王熙凤在行使自己的权力时,就不可能那么游刃有余了。王熙凤当然还是那个精明强干的当家人,说一是一、说二是二,谁也不能违拗,谁也不可违拗。然而,王熙凤还是不可以摆脱上述的与宁国府同样的“关系网”,她待人处事,时时事事处处,不能不顾及到府中的那些虽不当权,却比她“级别”高的或相同的“主子”。这些人不仅有老祖宗,赦、政二位老爷,邢、王二位夫人,各位姨太太、姨奶奶,还有宝玉及诸位姊妹,甚至还有像鸳鸯、平儿这样有头有脸的丫环,以及各种管家和什么“家的”之类。王熙凤在处理家政时,必须尊重老太太、太太的意志,必须遵守大家族的各种清规戒律,还必须顾全各房与她平辈的哥儿、 的关系。这些“主子”们,一有事,他们只需张一张嘴,她王熙凤便不敢怠慢。打个比方来说,第四十五回,李纨带着众姐妹去找王熙凤,以聘请她当什么“监社御史”为名,向她要诗社的经费。王熙凤明知她们是“敲诈”她,却也只好认了。在李纨问她管是不管时,她只得说:“我不入社花几个钱,不成了大观园的反叛了?还想在这里吃饭不成?……”这话看着是玩笑,却也是实情。王熙凤是不可以违拗她的这些姑娘嫂子的。至于老太太、太太们,自不必再说了。即便是那个似乎没有什么地位的赵姨娘,看上去王熙凤很是厉害,也颇收紧束效果,但她也不能不无所顾忌。因为,再怎么说,赵姨娘也是长辈,且有政老爷宠着,她没法不投鼠忌器。况且,赵姨娘也时时会给她一些报复,甚至于想置王熙凤于死地。王熙凤如此精明,不会不知此中利害深浅。既然知道,她也便不会不多加小心了。
主子自不必说,荣国府里的那些个下人,也不是好惹的。即便是王熙凤,常常也不能不让他们三分。别的不说,就说“抄检大观园”这一出吧。一方面,我们可以看出王熙凤在两位夫人面前的无可奈何。她对“抄检”这种做法根本不以为然,却也无力回天,只有消极执行的份。另一方面,我们也领略到了那个邢夫人的陪房心腹王善保家的的“风采”。这个被探春斥为“狗仗人势、天天作耗、专管生事”的“什么东西”,压根儿不把王熙凤这个当家主子放在眼里,那次突击行动,完全是这个什么王善保家的在当家作主。这也可从一个侧面看出,王熙凤在自己家里——荣国府里——所处的地位,有多么尴尬!
我们还可以再设想一下,如果王熙凤有能力像协理宁国府那样对荣国府作一番整治,会是什么样的一种景象?也就是说,她会受到什么样的阻力,落得什么样的下场?在荣国府,王熙凤已经受到了各方面的箝制,根本不可能放开手脚清除弊端。
于是,作为一种对照,就出现了另外一件事,那便是“敏探春兴利除宿弊”了。
此时,探春是一个“代”总管了。这与当初王熙凤去宁国府当政是差不多的角色,是临时的。但是,惟其“临时”,才会无“后顾之忧”。探春只须顾一时一事,以后会不会出现什么烂摊子工程,那不是她的事。王熙凤当初是大大改革了一番的,在宁国府建立了“岗位责任制”,至于她卸职之后,那里是不是还在井井有条实行她的那一套改革措施,她是管不着也没有必要去管的。同样道理,探春理家,也不必考虑长远,只要眼前能够收效,眼前能够救急就是成功。在一定意义上,我觉得探春有意无意地在想用她的一套改革方案镇摄住那些不把她这个闺阁 当一回事的人们。也正是因为她的无后顾之忧,不必考虑太多的上上下下牵牵绊绊的关系,没有丝毫的精神负担,她的改革才能成功。
不过,细细想想,探春的改革,差不多还是当初王熙凤在宁国府里那一套的翻版。我怀疑,探春是很好地研究过王熙凤的改革经验的。平儿曾经有不少的言辞,表面上看,是在为王熙凤开脱,实际上,却句句是真话实话。探春想到的,探春在做的,都是王熙凤曾经早已想到了的,只是,王熙凤没有那个条件让脑袋里业已形成的改革方案付诸实施。
再反过来想想,要是那以后一直是探春当家,又会出现什么样的情况呢?
如此一想,我忽而觉得,比较王熙凤与探春的才干,是极愚蠢的一件事。

共 467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王熙凤与探春两人都有才干,不同的是,王熙凤是总管,而探春只是临时总管,文章抓住了两者的扼要,探讨十分入理,见解甚是精辟。欣赏。【编辑:铁禾】 【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12080 0020】
1 楼 文友: 2012-08-02 2 : 9: 1 这两个女强人,是有得一比.不过我还是看好王熙凤.
2 楼 文友: 2012-08-0 12: 6:55 栏目为获得精品之文,送上金圣石500。谢谢支持本栏目。 漠视三千小孩流鼻血是怎么回事
出国工作常备药
女人阴虚体质的表现及调养
心梗一般治疗需要多长时间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