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牧天神帝 第007章 金乌真血【修】

2020-01-16 17:00:58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牧天神帝 第007章 金乌真血【修】

很快,一座大宅出现在李玉面前。

宅院正对一湖,湖上红桥倚立,桥下碧叶连天,红花掩映,青荷慢摇,反倒有些仙气缥缈。

“怪哉,如此水气浓郁之地,竟然阳火冲天,而那寒气,也只是间或性的闪烁几下,似在镇压这股阳火,这到底是什么东西?”

站在湖边,李玉远远的看向阳府大门,只见门垂翠柏,宅近青山,几株松冉冉,数茎竹斑斑,绝是一个好去处。

摇摇头,李玉踩上红木桥,朝里走去。

如果让人看见,一定会惊爆眼球,这种地方,如果没有经过允许,哪怕禁军都不敢来,更别说是擅闯了。

这湖水可了不得,据说有仙家阵法加持,里面荷花四季开放,水下养着一些妖鱼,擅自登桥,根本不用阳家动手,直接会被妖鱼吃掉。

前几年,云锦朝的一个王爷看上阳家一位小姐,死缠烂打之下擅闯红桥,还没等他靠近大门就被湖中鱼妖喷出水剑劈成了肉泥。

自那以后,更没人敢擅自登桥。

然而此刻,李玉竟然满脸轻松的临桥看景,东张西望。

红木桥歪歪扭扭,足有二三里路,没等李玉走完,顿时听到一声爆喝:“哪里来的狂徒,不想活了么?竟敢擅闯阳府。”

一个黑袍老者迎面走来,此人目如鹰隼,冷厉非常,眼中竟然蕴藏剑气,一看就是武力非凡。

好强!

李玉不由暗自感叹。

就在这时,黑袍老者已然走近,劈头就是一声爆喝:“还不快滚!”

“哼,阳府就是这般待客的么?”

李玉嘴角挂起微笑,一副不以为然的样子,根本不受他的气势镇压。

黑衣老头眉头一挑,神色稍微缓和,但却毫不客气:“好叫你这道人得知,此处乃是法相宗天元长老的宗族所在,还请速速退去,免得引来杀身之祸。”

“嘿,你这老头好生倔强,我是看你阳家气机异动,恐有病灾降临,这才贸然前来,这种事情你做不了主,还是通禀去吧!”

李玉又往前走了几步。

“哼,又是一个江湖骗子,少在这里装神弄鬼,还不快滚?”黑衣老头眸子一闪,瞬间冷厉下来,直接拔剑,横空劈落。

叮!

下一刻,李玉身前黑光一闪,一根黑索撞上长剑,然后同时倒退,竟是不分上下。

“哦?法器?你到底是什么人?”

黑衣老者面色一沉,紧握剑柄,一副如临大敌的样子。

修士和拥有法器的修士完全就是两码事,拥有一件法器,哪怕炼气一重都能斩杀武道四重。

“哼,少说废话,如此幅度的阳气宣泄,只怕再来几次你家就得办丧事了,这个级别的寒冰之力,只能暂时镇压,根本治标不治本,我在这里等你片刻,如果你家主子也要赶走贫道,那我自然无话可说。”

黑衣老头顿时一怔,狠狠的看了李玉一眼,这才冷哼一声朝着府内掠去。

“唉……装个逼可真不容易……”

等到老者消失,李玉顿时轻轻摇头,慢慢走向桥尾,来到阳府门前。

阳府门外,十几个护卫虎视眈眈的盯着李玉,生怕他擅闯一步。

踏踏踏!

就在这时,黑衣老者去而复返,脸色不太好看,冷冷瞥了李玉一眼,顿时做出请的动作:“走吧,我家老爷要见你,不过能否活着出来就看你的本事了!”

进入阳府,李玉左顾右盼,沿路的护卫都是气血彰显,凶狠非常。

很快,二人来到一座翠竹厅堂。

厅堂里坐着一个白衣老者,正是临水垂钓。此人面容枯槁,头发斑白,一副即将入土的架势,但是李玉不敢丝毫小看,因为他能感觉到,此人身上竟有丝丝缕缕的灵气来往,在那枯瘦的外表之下,滚滚血气简直如渊似海。

“唰!”

听到有人进来,老头顿时看了过来,一瞬间,李玉仿佛置身剑之海洋,那老人的双眼之中剑气如山,精光暴射,直刺人的心神。

“你是谁家少年?”老头眯眯眼睛,寒声问道。

李玉笑了笑,身子一摇,顿时从那老道模样恢复本相,成了一个英郎少年:“啧啧,早就听闻阳家深不可测,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即将大成的先天武尊,果然厉害!我是谁并不重要,只当是个看病的!”

谈笑间,李玉已经自顾坐下,将那清茶倒上,品尝起来。

老者微微一笑,也不在乎,下一刻手腕一抖,鱼竿一振,顿时钓起一尾金鱼。

这鱼儿活蹦乱跳,竟凭空喷出一团雾气将自己给托住,嘴里噗噗噗的射出十几道水箭。

“啧啧,好肥的鱼儿,吃掉它,就算凡人也能直接气血暴涨,武道小成吧。”

李玉感慨一声,屈指一弹,指尖直接飞出一抹紫光,如同剑气,瞬间穿透金鱼脑门。

金鱼砰地落在桌上,没了气息,而那老者则是笑眯眯的看向李玉:“这是紫云宗的初阳剑气?采纳东升紫气化为剑气攻击,专克妖邪!

既如此,你且随我来吧,我这孙女日日经受阳火焚神之苦,痛不欲生,你若能够救她一命,老夫自有厚报,如果救不了她,老夫就用你来喂出一条新的金鱼。”

老者轻轻站起,径直朝前走去。

李玉微微皱眉,看一眼跟在自己身后怒目而视的黑衣老头,顿时紧随其后。

不一会儿,三人来到一座别院,这院子刚一靠近,顿时就有恐怖的寒气袭来,院子内部,遍地寒霜,晶莹剔透的冰块垒成某种阵法,寒气汇聚起来,直奔房屋内部。

房间里,寂静无声,滚滚寒气朝着床上的一个小女孩包裹,这床上,镶嵌着九个拳头大的晶珠,都是晶蓝之色,阴森恐怖。

李玉随着白衣老者进入房间,欲火红莲微微加快运转,倒也不受寒气侵袭,而那两个老人,虽然身上气血如渊,却也不敢散发出来,生怕与这寒气冲突,伤了女孩。

两位老者对视一眼,看着没事人一样的李玉,顿时少了几分轻视。

李玉也不废话,直接坐在床边,一手搭上小女孩的脉络,丝丝内息探入体内。

嗡嗡嗡嗡嗡!

就在此刻,他脑海里异象突发,黑莲刹那火热难当,绽放蒙蒙血雾,生出恐怖吸力,竟然分出一丝黑线顺着李玉的手指扎根进入女孩体内。

下一刻,李玉就感觉到惊天动地的火气灌入身体,欲火红莲疯狂转动,李玉整个人都变得赤红,体内血液直接燃烧,丹田里的琉璃金盏嗡鸣不断,鲸吞吸水一样,滚滚不熄的火气熔炼起来,直接化做精纯火力。

另一边,小女孩也痛苦起来,身子变成赤红之色,热浪滔天,在她眉心,直接闪现出了一道金色符文,就像一只火鸟,煽动着羽翼。

“咔嚓!”

李玉突然心神巨震,黑莲之上金光一闪,那股吸力凭空消失,与此同时,小女孩身子一颤,毕身火气急速消退,眉心的金文也都散去。

而在黑莲之上,则慢慢凝出一滴血珠,血珠内部有一火鸟,吞吐火焰,仰天长嘶。

下一刻,黑莲一颤,那滴血珠直接崩散,凭空化成一篇血与火交织的法诀,《大日真经》。

“精血为引,金乌变身,太阳之阳,大日横空,耀日九转,如我来生……”

随着这些经文奥妙慢慢融入心神,李玉的丹田里直接出现一枚新的符种,内里血与火交织,勾勒出一头金色的三足火鸟,热浪滚滚。

狐疑的张开眼睛,李玉直接站起,此时此刻,那寒冰玉床,那床上晶珠,乃至整个院子里的寒冰竟然全部消失,化成了水气。

床上的女孩,脸色红润,体内游转着某种力量,滚滚灵气自动吸纳,正是……大日真经。

“看来那个传闻是真的了,这阳家,就是当年金阳老祖的后裔,身负金乌血脉,法相宗的那位便是觉醒了血脉,而这小女孩同样如此。

只是她的血脉有异,阴阳错乱,阳极阴衰,不见太阳还罢,一见太阳,火气入髓,周身炙热难当,长此以往,甚至会被自己烧死。

每次阳火入髓,都会让她精血凝练,神魂灼烧,如果放在修士身上,自是好事,可是对她而言,如果没有功法疏导,这些精血反而有害,这样下去,不出三日便被精血焚魂,身死道消。我夺了她一滴精血,却传她绝世功决,还她一条性命,也算扯平了吧……”

李玉感觉自己体内新的符种同样火气翻腾,蕴藏金乌血气,隐约和这小女孩还有感应,不由古怪起来。

“感谢小友大恩,不知我这孙女……”

此刻,一旁的白衣老者终于反应过来,目露狂喜之色,他也看得出来,自己的孙女已经大好了。

“阳老放心,她已经完全觉醒血脉功法,自能运转修行,有了这门功法,她很快就能修出真气,我劝你尽快联系法相宗吧,这等资质,前途无量。”

李玉看他一眼,直接甩甩衣袖朝外走去,白衣老者连忙跟上。

“不知小友想要什么报酬?只要阳家拥有,绝不推迟!”

来到前厅,白衣老者试探的询问。

李玉微微一笑,直接摆手:“不用了,救你孙女乃是机缘所致,好了,在下告辞,不必相送……”

说完他便登上红桥,绝尘而去,只留下那白衣老者愣愣的站在原地。

“他……竟然连个名号都不曾说,丝毫报酬都不曾要……”

咚咚咚!

就在这时,黑衣老者狂奔而来,满脸喜色:“老爷,老爷快来啊,小姐醒过来了。”

白衣老者微微摇头,叹息一声回到府中。

……

另一边,李玉一口气走出十数里外,这才停下,嘴角不由掀起微笑,而后不禁狂笑几声:“这回真是赚大发了,竟然得了一门神魔体术,这是上古魔门秘诀,正好能够兼修无碍,至于那滴金乌之血,更是宝贵,以此为引,我这肉体自能凝练。

这黑莲到底是什么东西?竟然能从精血之中剥离功法,简直闻所未闻。

上次汲取千人之血,现出一门欲火红莲,修炼人之三昧,此番得了金乌之血,又得一卷大日真经,修炼金乌法身,简直太古怪了。”

想了半天,李玉最终还是摇摇头,不再烦恼:“算了,胡思乱想也不顶用,先回家吧……”

长春牛皮癣医院门诊
北京京都儿童医院口腔科价格
贵州在哪里治疗癫痫效果好
治牛皮癣泉州哪家医院好
中山治牛皮癣的专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