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合

冥筵 第一章:众生不安生(第十二节)

2019-12-04 17:15: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冥筵 第一章:众生不安生(第十二节)

电梯里,钟黔东掩饰不住一脸得意的神情。

“你乐什么啊老钟?”方柏林好奇地问。

“今天我替孙铭宇抓了几千只阴灵,如果一只一只算,那得300万啊,我看我可以退休了。”钟黔东从得意转为兴奋。

“哦,那些……阴灵都是你抓的?”方柏林看着他因为兴奋而有点变形的脸,才刚刚产生的好感又荡然无存。

“哦…..这个,方律师你也有协助帮忙,我会和孙先生说的。”钟黔东不无得意。

“是吧?我也有帮忙是吧?那行,既然钱是你收,我里的几千只阴灵,你老人家去处理好吧?”方柏林边说边把递给钟黔东。

“这……方律师你这不….是难为我嘛?你知道我的…..修为不及你,哪可以处理这么多阴灵,再说了处理了也没找到认头的人给钱啊。还是…..还是你处理吧,我打打下手可以。”钟黔东心虚了。

“我今天忍你好久了,钱钱钱,你说,你眼里除了钱还有什么?稍为有道术常识的人都知道,‘天狗食日’就是‘万鬼离巢’日,你在这个时候驱鬼?还有啊,孙晓怡身上的三只鬼不是你捉的。正因为你的无知、无能、整栋大厦被几千阴灵包围,后果几乎不可收拾,还有啊那只‘懑童’现在还没捉到啊,你知道吗?”方柏林像*库一样爆炸了。

钟黔东桃木剑一扔指着方柏林大骂“我也忍你好久了,别以为帮了我的忙就可以随便指责我,既然你觉得我碍事,这里就由你主持好了。我钱也不收了,我们撤……”说完掉头就跑,走了两步掏出按了一串号码“通知大家赶紧到楼下,我们不干了,对,现在……快!什么…..阿忠死哪去了?不知道?你们在一起的怎么不知道呢?我不管,我现在回酒店,你们快跟着来,对了,一定要人齐啊。”

看着怒气冲冲离去的钟黔东,方柏林也觉得自己刚刚的语气太重了,没办法,这臭脾气就是没法改。

钟黔东的徒弟三三两两走了出来,诚惶诚恐地问了师傅的去向就出去了。

方柏林看着他们的背影,想对他们说点什么,可又不知道说什么,摇摇头叹了口气,算了先把那‘懑童’找到再说吧。

由于没了钟黔东的弟子帮忙,靠那几个保安是不行的,只能自己一层层走上去了,但偌大一栋大厦,人要什么时候才能巡完?又不能叫韦仲新帮忙。

想谁来谁,韦仲新的来了,要他立即到22楼孙铭宇家,方柏林听他语气似乎挺焦急的,就答应立即过去。

韦仲新一见到方柏林就急忙问“听说有一个小孩失踪了,是吧?”

“什么小孩失踪?”方柏林一头雾水。

“整栋大厦的住户都在传,说方律师说有一个小孩失踪了,要大家帮忙找找,有这回事吧?”韦仲新指了指门外。

方柏林哭笑不得,大家以讹传讹,把懑童的离去说成是小孩子的失踪,话虽如此,又不能跟韦仲新明说,只好支吾以对。

“你别急,我刚好带了几个人过来,我让他们找去了。”韦仲新拍了拍方柏林肩膀。

“谢谢你”方柏林一脸苦笑,你们找到了又能怎样,你们能收他吗?

韦仲新响了,他按了免提,里面传来一把惊栗的声音“科科长……长我们在18楼的垃圾槽边发现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

“带回来啊,啰嗦什么?”韦仲新向方柏林眨眨眼,脸有喜色,意思是说,你看我办事多有效率啊。

“那小孩好像精神有问题,嘴里叽里呱啦,听不懂她说什么?而且…….她样子看上去挺吓人的。”手下的人说到这顿了顿。

“别废话,带上来再说……”韦仲新不耐烦地挂掉,一抬头不见了方柏林。

方柏林趁着韦仲新说话的当儿,转身从消防通道跑下18楼,一边跑一边掏出一看,糟糕没电了。他蹑手蹑脚走到19楼侧耳一听,只听到两把大人的声音在劝一个小女孩。

幽暗的走火通道,两个大男人的声音不停回旋,小女孩一声不响,想必那两人不耐烦了“小妹妹,赶紧跟我们上去,不然我们就抬你上去了。”

“抬一个我看看”小女孩冷笑一声,说话的声音完全不是一个小女孩应有的腔调。

“抬吧”两个男人低声说了句。

‘噗’一阵闷响,好像是一个布袋扔到墙上的声音,紧接着“啊…..”一阵阵撕裂心肺的声音从18楼传上来。

“不好”方柏林急忙双手向上,十指交叉,左手食指扳住右手中指,右手食指扳住左手中指,左手大拇指压住右手食指,右手大拇指压住左手小指,两个无名指竖起,捏了个‘五岳印’,默念《请天兵天将咒》:天雷尊尊,龙虎交兵,日月照明,照我分明,远去朋友,接我号令,调到天兵天将,地兵地将,神兵神将,官兵官将,五雷神将,符至则行,神兵急急如律令。念毕,向下外拍去。

‘嘶’“???????,又是你这家伙,我什么地方得罪你了,到处跟我作对?”楼下传来小女孩阴森森的声音。后面的中文说得虽然蹩脚,但还是听得清意思。

方柏林跑到18楼的时候,首先看到的是一双眼圈带青的眼睛下一张小女孩扭曲的脸阴森地看着自己,旁边一人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另一个呆了一样杵在那里,双眼瞪得像铜铃一样,显然受了惊吓。

小女孩伸出右手食指对着方柏林勾了勾,眼珠子眯了眯,嘴角轻蔑一笑“有本事就在这把我赶尽杀绝啊。”

“我连‘万鬼离巢’都能摆平,你觉得我会干不过你吗?别忘了,你只是小鬼而已,充其量也就一只游魂小野鬼,叫你小鬼是因为你未出娘胎就挂掉,如果你真是一只小鬼就好办了。怎么样?还打吗?”方柏林微笑着说。

小女孩鼻子里冷冷地一哼“打不过你,跑总比你快吧。”说完冷笑两声,向后一倒。

“不好”方柏林连忙接住小女孩,一探鼻息,还好没事。连忙一把抱着小女孩一口气跑上22楼,韦仲新正和孙铭宇在交谈,看到他抱着个小女孩跑上来连忙迎上去“怎么了?”

“小孩子受惊,没事。你赶紧把你俩同事弄上来,都在18楼走火通道,快!”方柏林边说边快步走向孙晓怡的房间。

“孙先生,帮忙弄三枝香来,谢谢!”方柏林边说边冲进孙晓怡房间。

孙晓怡正躺在床上,门外突然冲进一个人把她吓了一跳,想坐起来无奈身体还是虚弱。

方柏林示意她别动,把小女孩放在地上,这时候孙铭宇递上三支点燃的香,方柏林用香在对着小女孩的眉心、七窍、喉咙、胸前、后背虚画了几道符,然后轻轻拍打着她的手肘,又吩咐佣人取来垃圾桶。

不一会儿小女孩醒了,先是嚎啕大哭,哭得人心都碎了,继而呕吐不止。

方柏林示意佣人扶着小女孩,看了看孙晓怡,平静地说“孙小姐你现在感觉怎么样?”

孙晓怡点点头“好很多了。”

“好,你闭上眼睛,我给你彻底清除一下身上的阴气。”方柏林示意她闭上眼睛。

方柏林用香在孙晓怡眉心、双肩虚画了几道符,边念《驱鬼咒》。

“谢谢方律师”孙晓怡满怀感激。

“别谢,对了,如果方便的话,帮我照顾一下这个小妹妹,她应该没什么大碍了,等她休息好了,通知她家人领回去就行了。谢谢!”方柏林边说便往外走。

“哦,好的。”孙晓怡示意佣人将小女孩搬上大床和自己一起睡。

“谢谢”方柏林向孙晓怡点头笑了笑,然后跑到大厅。这时候韦仲新吃力地把一个晕倒的同事背了上来。

“你下去照看着…..另外一个就不要搬上来了,他….问题没这个严重。”方柏林边说边揭开那人衣服上的领子。

“你怎么知道他不严重?你又不是医生

。”韦仲新老大不服气怼了过去。

“没工夫跟你扯了,按我说的办,你先去照看18楼那个人。这个我来。”方柏林边说麻利地解开那人的衬衣口子。

“神经兮兮的,搞什么鬼?你看好他,我去背流弹上来。”韦仲新嘟囔着离去。

方柏林迅速用香头对着那人的额头虚画了个《老君辟邪护身神符》,然后念了一遍《防鬼咒》:人来隔重纸、鬼来隔重山、千邪弄不出、万邪弄不开。念毕放下香,在那人面前一击掌喊了声“回来”。那人脸上一颤,眉目乱眨,睁开双眼向四周看了看。

“我们科长呢?”他一骨碌爬起来。

“科长下去了,你刚刚看到什么了?”方柏林在他对面坐下。

“我认得你,你是我们科长的朋友,刚刚还把他踹出电梯…..什么?科长下去18楼了?不行啊,那小女孩是妖怪啊,赶紧叫科长上来,流弹呢?他刚刚还和我在一起啊。”那人边说边爬起来。

曲靖治疗卵巢炎方法
江永县人民医院
东大医院
长治治疗前列腺增生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