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甲

【江南小说】梦_a

2020-01-16 16:58:5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他无意走到了一个陌生的城市,他从没到过的城市。街道,房舍,以及琳琅满面目的广告牌,都是他不熟悉的,就连街上飘散的味道也大不相同,他从中嗅到一股说不清的烂树枝子味道,和他自幼熟悉的黑土的味道没有一点儿相象。他怅然若失。也就在这时,一辆车驶来,停在他身边。原来是长他几岁的哥哥。

他哥哥找他,已经有一段日子啦,从他的出生地一直到遥远的这里。

至于他是怎样到这里的?他自己也不知道。也许只是一次偶然的夜游,经过短暂的时间就穿越那些物理学家头脑里存在的虫洞,就稀里糊涂来到这个地方。

虽然来到这里容易,可是回去,却颇费事。他的哥哥开车,走了一天,加了次油,也仅仅走了三分之一的距离。入夜,月挂林梢。哥哥熟门熟路地走进路边的一座小平房;那里头,有三个女人,一个姐姐,一对孪生姐妹。他发现,这三女人对他的哥哥很是热情。姐姐一看到哥哥,就面带笑容,张罗起饭菜;那个双胞胎中的一个,假装站起身,穿鞋,却一个错步,向前踉跄,扑到他的怀里;她的胸部柔软地靠在他的胸前,让他心里感到异样。

可是双胞胎中的另一个,却生气了,撅着嘴。

他并不知道另一个为什么会生气;那个扑到他怀里的,也就是最小的妹妹,半垂下头,害起羞,这让他不禁注意起她。

笨鸡蛋,还有蘸酱菜,什么蕨菜、柳薅芽、婆婆丁、猫爪儿,以及小葱、青椒、白萝卜、水萝卜,全是喧嚣都市里不曾有的佳肴。善谈的哥哥吸引着大姐;最小的妹妹却搬张凳子,坐在他身边,胳膊支在桌上,好奇地看着只笑不说话的他。

从小他就羡慕哥哥。无论走到哪儿,哥哥总会和周围的人们打成一片,处处受到欢迎,处处都有人款待,尤其有女人缘;而他就不行,无论到哪里他都只是陪衬,只能靠在一边,傻傻的笑;所以,时间久了,他对哥哥产生依赖。

二姐,就是唇角有颗痣的曼,对,她的名字叫曼……曼只好远远坐在火炉边,看着沸腾的火。现在的都市能看到火炉很不容易了,尤其是燃着木绊子的火炉;不过,这是在家公路边的小平房,就很容易见到熊熊燃烧的炉火了。他吃过两口饭,就停下,朝火炉望去,绵绵回想起悠远的童年。

最小的妹妹,此刻他知道她叫淘;她飞速回下头,挪了挪凳子,有意无意地挡在他和曼之间。他脸不禁的又是一红,忙低下头,夹口鸡蛋。大姐,晴注意到他和孪生姐妹之间的微妙,会心地笑了,接着用胳膊肘悄悄杵了下他的哥哥。

“怎么?”他的哥哥却浑然不知,只抬下头,口齿不清地说了句:“还是蹦鸡蛋好吃……”

他怔下神,不明白哥哥为什么会把笨说成蹦,难道口误?

“那你多吃点。”晴却只是敷衍了句;目光却不时地瞟向他,瞟向她的两个妹妹:“哎,你坐那么远干什么,到这儿坐着……”晴招呼着曼;陶不满意地扭头瞪了眼她。

曼瞥了眼淘,迅速挪下凳子,坐到他旁边。

他不敢看晴,更不敢看曼,只是低头吃饭,一个劲儿地吃,就跟几辈子没吃过饭似地。

“慢点吃……”哥哥宽容地笑着,对他说。

“我给你盛去……”淘抻出手,不容分说地把碗拿走;拿走碗的时候,她故意扬下头,乜斜眼曼。

看到淘离去的背影,曼却不再生气,她又挪下凳子,向他靠拢。在这瞬间,他感觉到她的机智与聪明,同时也觉察到陶的天真。

片刻后淘踅返回来,立在桌边,怔下神;她显然意识到自己的失败。不过,很快她就挤到他和曼之间——这样她就更靠近他了。

淘似乎是个很有心机的女孩子,每一次曼和他说什么,淘总会瞪大眼睛,隔在他俩中间,作出迷惑的模样,瞧着他,将后脑勺对向她的姐姐;淘的举动,让曼不得不把凳子向后撤。于是,曼慢慢远离开饭桌,重新向墙边靠去。淘不屑地乜斜眼晴,不客气地说了句:

“二姐……”

同时,淘对晴也非常不满意,她鼻子一哼,朝晴做了个鬼脸。

“这小丫头,还要造反呢……”晴噗哧笑出声:“我们可是你姐呀。”

“我才不管是谁,”淘反驳道:“谁敢和我抢,我就针对谁!”

“你可真敢说,人家可一直没吱声呢。”晴乜斜下眼睛,瞟了下他,不客气道。

他更不敢抬头了,只是一个劲儿地埋头吃饭。可是,淘并不让他安静;淘的脚踩到他的脚上;他挣脱下,没挣脱出来,慌张地抬下头,淘正笑着瞧向他,他脸腾地一红,不敢看她,只好迅速垂下头;尽管垂下头,淘水波一样的眼神依旧在他脑子里晃动,挥之不去。不过,就在这一刻,他还是用眼角余光扫到淘地向曼扬了扬下巴。

他明白淘的意思,并因此惶惶不安。他倒不是没有那种渴望,而是对淘产生畏惧。在他心里,更喜欢曼……

很快,这一碗饭也见了底,他再也吃不下去了,也不便再低头,只好面对着淘。

“姐,刚才我盛的饭,一会儿你收拾碗吧。”淘扭头对曼说道。

“你二姐收拾碗,你干什么去?”晴给他的哥哥倒杯水,刚好坐下。

“我领他看看卧室;”淘笑看着他,说:“他都坐一天车了,也该休息了……”

“让你二姐领他去吧……”

“不行!”淘拒绝道:“我偏要领他去!”说着,淘已经拽住他的手。

他勉强站起身,给淘拉着,一面回头瞧了瞧他的哥哥。也就在这一刻,他看到曼失落的表情,心里不由一动,就象有个虫儿在胸口那个位置钻来钻去。

“去吧……”他的哥哥笑了:“谁领都一样;你洗洗脸,休息吧。”

潜意识里,他隐隐感觉到晴其实是哥哥的情人,或者是另一个老婆。现在,一个男人在正式与公开的婚姻外面还有另外的女人已经不足为奇;而且,不知为什么他感觉到晴知道哥哥已经有家、有老婆。

可是嫂子是什么样的,叫什么,他却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往昔的记忆似乎一下子全都蒸发了,或者象盆洒到盛夏干旱大地上的水,顷刻就化为乌有。

淘快活地牵着他的手,一路不断摁亮灯,穿过三四个房间,然后在扇蓝色房门前停住;他一路前行的过程,脑子里一直盘桓着曼失落的表情;这一刻,他又幻想自己站在室外,看着灯光从一扇窗又一扇窗映亮,就象多米诺骨牌被推倒;推倒的刹那,窗口就洒出光。

“你就住这儿吧。”淘推开门,把他拽进去,几乎贴着他的耳朵说:“我才不让他们找到你;这是我的房间,你的房间现在空着呢……”看到他的局促,陶笑了,停了停,又问:“你说,我好,还是我二姐好?”

他怔下神,嗫嚅道:“你……俩都好……”

“你还挺贪心的……”淘撅下嘴,马上又说:“其实还是我好,我会对你好的!”接着她打开床边的柜门,叠的整整齐齐的被褥出现在他的视线里;最上面的那床被褥的一角露出鸳鸯戏水的图案:“其实曼只比我大几分钟,”停顿下,淘又说:“没准儿我妈记错了,也许我比曼大几分钟,那样就不知道谁是二姐了;当然,也许我的叫曼,她才是淘呢!”

“洗手间在哪儿?”他却不合时宜地打断她,问道。

“哦,我领你去。”显然淘没想到他会问这个;她的手始终拽着他,就象她和他的两只手本来就是天然粘在一起似的:“这里没有洗手间,我领你到外面去吧……”淘自言自语道。

窗外的夜色已经很浓,荒野里寂静无声。他给淘牵领着,穿越迷宫一样的房间、走廊,终于来到屋子外面。在那片黑黢黢的小树林前,淘放开他的手,背过身。

空气里弥漫着森林特有的清新,以及腐烂泥土的味道。除了这种种味道,还有虫儿的鸣叫、眠鸟的啁啾和树叶沙沙的声音。他踩到一根枯枝,发出清脆的响声;于是,他回下头,淘在月光下站立着,这让他感到不自在。稍远处,一扇窗口亮着灯,他依稀看到他的哥哥,还有晴;另一个人则扒下玻璃窗,向另一个方向张望。他胸口一动,朦朦胧胧想起什么,却又什么都没想起来。

房间静静的,月色从窗外洒进来。他蜷缩在被子里,睁大眼睛,怎么也睡不着。显然,他失忆了,许多事情都记不清,包括究竟怎么到这里的,也不知道。他只记得遥远之前,他和父母坐在宽敞的院落里吃晚饭;饭桌就放在一株百年杨树下,杨树裸露出地表的一根粗大树根上发出拇指粗的小树苗,一只灰麻雀叽叽咂咂,围着小树苗在觅食,它一点儿都不惧怕他和他的父母。

抬起头,杨树上攀援着寄生科藤蔓,葡萄般的大叶子下满是红通通的果实;这果实一路耸立到几十米高,在半空中竖起伞状的冠,在炎炎夏日将酷热遮挡。那个时候,他总想摘取这让人垂涎的果实,可不知为什么,他总不能如意。

忽然,门外传来脚步声;他的心一紧,竖起耳朵。脚步声忽然停了,空气静谧,他蜷缩在被窝里,一动不敢动,就跟给念了定身咒似地。接着,那扇蓝色的门,门把手动了动,锁孔在响,他下意识地半坐起身。

洞开的门闪进个黑影……

“谁?!”他紧张地问。刹那的想象里,一个凶手在潜入他的房间,午夜凶铃,还是开膛手杰克?——他心跳不已。

“我……”这个黑影竭力压低声音说;门无声无息地重新关闭。这个黑影,曼迅速钻进他的被窝。

他感觉到曼微凉的胴体;跟着她的头枕向他的胸膛,发丝痒过他的肌肤,使他悠然心醉,坠入云端。

“你怎么没想我呀?”她的唇贴向他的耳朵,湿暖的气息使他痒痒的,也使他忽然升起欲望。

他轻轻应了声,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他的心跳骤然加速。恍惚间他觉得很久之前就认识曼,不仅认识,还很熟悉,只是失忆的他无法记起。

“你走后,我天天想你……”曼的声音很低很低,低的他几乎听不清。

他又轻轻应了声;想不起来,头脑里没有什么关于曼的记忆;但从曼的语气里,他应该和她相当熟悉,而且似乎不仅只是熟悉的关系。她的身体向他这侧挤过来,迫使他动了动。

“这是什么地方?”黑暗里,你疑问道。

“这是爱情堡呀,”曼有些吃惊:“我和你就是在这里认识的呀。”

“爱情堡……”他喃喃地重复道,胸膛深处升腾起迷惘的雾气;这雾气使他纠结,青蒙濛濛的,带着潮湿与困顿。

“这还是你取的名字呢,”曼小鸟依人地搂着他;她的唇吻向他的胸:“还有,那个月亮门、聆雨亭、碎雨溪,不都是你取的名字吗……”说着,她更靠近他,一只手攥住他的下体,捏了捏:“你还说让我给你生个儿子呢……”

儿子……他的思绪滑翔,滑落到一个陌生与辽远的时空处;在那里,他坐在青草的溪边,一个女人温柔地将枚红通通的果实递到你嘴边。而那个女人,似乎就是曼,又似乎不是,他糊涂了。

“那我叫什么名字?”他挣脱开曼热情的唇,疑惑地问。

“你是我老公。”曼扭动身体,压在他身体上:“记住,你千万要记住,你是我老公,正式的老公;我们可领过结婚证,办了酒席,许多人都参加过我们的婚礼,许多人都为我们祝福过……”曼的声音忽然迷醉起来,这种迷醉深井般深邃着他的灵魂,使他迷离。

暗影里,他看到曼唇边那颗黑痣,胸口又是一阵恍惚。曼的呼吸急促起来,这让他死死抓住她的腰,整张脸贴向她柔软的胸脯……

他刚疲惫地退缩出曼的身体,门轻微地动了动。他屏住呼吸。曼却有意无意扭动下身体,床咯吱响了声。他忙将她的头揽进他的怀里。

门继续动了动,但终究纹丝不动。

他感觉到外面那人的焦急,同时也感觉到这焦急中带着丝缕的压抑——那人不敢公开地敲门,似乎怕别人听到;因此这焦急里就含着羞涩,使他联想到漫长阴雨天里即将盛开的玫瑰——玫瑰的花苞待要张开,却在黑暗里耻于怒绽,只好一瓣瓣地绽开,以躲避黑夜与雨滴。

“喂,是我……”门外,一个刻意压低的嗓音穿过来:“澄,我是淘……”

陶……他脑子里回旋出那张快活的面孔,想要坐起身,想要答应一声;可曼 的小身体立刻压过来,那张唇也跟着贴到他的唇上。曼的身体蜕化为蛇,胳膊、腿,还有她的躯干都是蛇,紧紧缠绕着他,吸咐着他,使他的呼吸急促,血液加速涌动,血管贲张,腹部不断起伏。

“你开门呀……”陶又晃下门,急切道:“你睡着了吗?”

他却无法答应,曼的双手捧着他的头,唇压住他的唇,让他动弹不得。这让他产生一种怪异的感觉,那就是这样的情形似曾相识。他的脑子里泛起非非的幻想,坐在青草的溪边,不是一个女人给他红通通的果实,而是他在递给一个女人;那个女人似乎就是陶。

他试图挣脱开曼,可曼的力气出奇的大,他的挣脱只是徒劳。

门外,安静了阵儿;于是他不再挣脱,顺从地和曼吻在一起。

也不知过了多久,门忽然又响了下,他立刻呆住了,一动不动,任由曼的舌头在他嘴里搅来搅去;他听到陶叹息声:“……你睡吧,我明天早晨招呼你……”接着,轻轻的脚步声缓缓离去……

终于,真正安静下来了,曼滚下他的身体,叹了口气。

黑暗里,他不禁一片困惑;他只知道自己叫澄,只知道自己有个哥哥,为了寻找自己走过许多城市的哥哥,其余的记忆全都蒸发了,消失殆尽……

共 16002 字 4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只是一个梦吗?看完这篇文章,很是佩服作者如此巧妙的构思。作品所蕴含的寓意是深刻的,而整个小说,给人的感觉是朴素迷离的。男主人公看着是一个失忆的人,也许是失去亲人,过度痛苦的原因,也许,就是芸芸众生中,许许多多的,抛家舍子的男人的代表。在如今的社会,何不是有着众多的人,迷失在路途上,忘了自己,忘了家,尽管心里一直呼唤着,可身体却是游荡在温柔之乡。也许,根本就什么都忘记了,曾经就是一片空白,而给自己的人生,也留下了诸多的空白。当然,更多的人或许想文中的主人公一样,在人性的一端,苦苦的挣扎着,无奈着,被自己种下的恶果而折磨着。文中,也似乎隐藏着一段感情的纠葛。当然,这段纠葛最终娘下了恶果。男主人公受伤了,失忆了,而他所爱的妻子,也在这场感情纠葛含恨而去,含冤而去。作者在文中,我记忆中的曼,现在的淘,是一对孪生姐妹,而所有的女人,又何尝不是姐们呢?为情所惑,就能你死我活吗?可是,孩子呢?那只可人的狗呢?又在哪儿?淘也死了吧?是失忆的我所为吗?可是,我失忆了吗?酿成苦果的过程,我想,我们都知道吧。哥知道,晴知道,淘知道,还有我已经找不到的曼,也一定知道。一个人一个世界,而每个人的身边,有更多的世界,或者被包含,被威胁,或者在怀念,或者飞走、飞离。可是,当我们飞累了,走远了,想要回到属于自己的世界,已经回不去了,变得模糊,变得支离破碎,它,已经,不是一个世界,它,已经,被另一个世界吞噬掉了。一滴眼泪,能不能滚成一个世界,或者,流成一片大海?赏阅推荐佳作。——编辑:哪里天涯【江山编辑部精品推荐01 010107】

回复1 楼 文友: 201 -01-04 07: 8:2 朋友,谢谢你的评。

2 楼 文友: 2012-12- 1 16:59:46 问好作者,欢迎来稿,祝愉快!不到之处,望见谅。

 楼 文友: 2012-12- 1 17:17:10 一篇可读性较强的小说,欣赏了!送上掌声!

回复  楼 文友: 201 -01-04 07: 8:01

4 楼 文友: 2012-12- 1 17:54:21 新人前来混脸熟

回复4 楼 文友: 201 -01-04 07: 7:45 我们,都曾是新人,但慢慢地,呆长了,就

5 楼 文友: 201 -01-01 1 :05:49 感觉你的故事很多啊!祝好,新年快乐!

回复5 楼 文友: 201 -01-04 07: 7:06 谢谢,也祝你新的一年事事开心。

因为我经历的多,所以故事就会多一点儿

6 楼 文友: 201 -01-02 00:12:01 读了两遍。。 你和我的距离,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

小孩健脾怎么调理
哪些儿童止咳药服用方便
前列腺增生药物治疗效果怎样
藤黄健骨丸能长期吃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