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竞

萌妻难驯 第五章 上头条

2019-10-12 23:11:3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萌妻难驯 第五章 上头条

眉梢微挑,陆雪漫摆出一副娇憨的模样,嘴角还带着汤汁,平添了几分不和谐,反而萌翻了对面的男人。

美酒佳肴当前,她尽显吃货本色。可几杯酒下肚,闷在心里的怨念又涌了出来。

歪着脑袋趴在桌上,她晃了晃空酒瓶,很不满意的嘟囔着,“酒是好酒,可惜太少了。我才喝了几杯,就没了。”

“起来,你醉了!”

想把她架上车,权慕天抓住她的手,却被她甩开。

“别碰我!”停了三秒钟,她憨憨一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我自己能走……你不信,我走直线给你看……”

贴着栏杆,她摇摇晃晃往外走,不忘回头炫耀,“看,我没骗你吧?”

迎面走来一男一女,她脑袋里一团浆糊,看不清楚,而女子尖锐的声音让她彻底醒了酒。

“陆雪漫,你这个狠心毒辣的女人!你盗取周迈的电脑资料,害他被警察带走。这也就算了,你还算计我?你这个腹黑女,还我工作,你还我工作!”

刘丹和周迈?

他们怎么会在这儿?

她在説什么?她没有工作了吗?怎么会是我害的?我有那么大本事,就不会被迫离职了!

“啪!”

压抑的愤怒轰然爆发,她一巴掌掴上去,不等刘丹反应过来,便被她揪住了头发。

“我的狠毒都是拜你所赐!你我十几年的朋友,我那么信任你,可你呢?你背着我跟我的未婚夫搞在一起,把我当傻子。你想过我的感受吗?”

“漫漫,你别这样,快住手,住手……”

周迈也懵了,认识她这么久,从没见过她这么疯狂。

“你这个千年老处女,活该你没爹没娘,孤独终老。就算被有钱人领回去,你也是个垃圾!”

愤愤的骂着,刘丹出差回来,租住的房子被房东收回,行礼被寄存在西郊火车站。

非但如此,她的工作也没了。

在海都,除了陆雪漫,她没开罪过谁。不是她背地里下黑手,还能是谁?

“我要是真想让你肚里的孩子没爹,周迈就不会无罪释放。你不但不谢我,还找我撒气。早知道你是这么个东西

,我就该逼死你们这对狗男女!”

两个女人拉扯在一起,推推搡搡,谁也不肯服软。

会所的经理闻讯赶来,想过去劝架,被权慕天冷冽的目光挡了回去。

权总不让管,谁也不敢插手,只能默默退散。

她脚下一绊,刘丹歪倒在地,陆雪漫骑在她身上,左右开弓,啪啪啪接连扇了七八个耳光。

“陆雪漫,你就知道工作……周迈早就不喜欢你了……从xiǎo你就是学霸,跳级、拿奖金,什么都比我厉害……可説到对付男人,你不行!”

身下的女人杀猪似的惨叫,拼命挣扎。可她喝了酒,力气大的出奇,竟挣脱不开。

“我不行?他会计事务所的账目为什么会在我手上?他如果信得过你,怎么不把内幕交易告诉你?你这个蠢女人,醒醒吧!”

眼睛泛红,陆雪漫额头渗出一层薄汗,酒劲一过,手脚软绵绵,开始不听使唤。

“我不信,你骗我!周迈,你告诉我,她説的不是真的,你告诉我……”

这不可能,她骗我,骗我!

“没有我,他出的来吗?你该谢谢我,没有我,你们能出双入对?你喜欢捡二手货,尽管拿去,姐不稀罕!”

站起身,她甩甩头发。一旁的周迈傻了似的,盯着她,嘴巴张的老大。

“漫漫,灰鸽子病毒是你事先加进去的?”

猛地抓住陆雪漫,他好像明白了什么。

警官问话的时候,灰鸽子病毒突然爆发,黑掉了电脑里的所有证据。由于原始证据被毁,他才被免于起诉。

“放开我……”

“漫漫,你告诉我是不是你帮了我?”

“我不是为了你。你父母对我不错,我不想让他们伤心。你的女人还躺在地上,你不心疼吗?”

扫了一眼刘丹,陆雪漫放下袖子,遮住了手上的抓痕。

“周迈,我肚子疼……周迈,周迈……”蜷在地上,刘丹疼的直冒冷汗。

“漫漫,其实我跟她……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一直想跟你解释,但没有机会。漫漫,我希望……”

证据的备份还在她那儿,要想办法拿回来。

他左顾右盼,不想放弃任何一个。

这种男人真让人恶心!

“有什么好解释的?送上门来的当然比到手的要好的多。只可惜,你被孩子缠住了腿,已经回不了头了。”

“漫漫,我的心思你最明白,你听我説……”

“周迈,你够了!”

倒退几步,避开他的纠缠。

陆雪漫发觉自己的声音软绵绵的,视线倒转,后仰摔了下去。

耳边不断传来叫骂和嘶喊,声音越飘越远,印象里有血的味道,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是哪儿?”

绵软的大床,周围的家具、布置华丽的不像话。配上那张360度无死角的脸,她心头一沉,难道她酒后乱来,吃了帅大叔的豆腐?

不对!

她的衣服都在,床铺整齐……还好没有发生出阁的事情。

“我家……”

权慕天裹着浴巾,用毛巾擦着湿哒哒的头发。水珠从鬓角一路下行,她的视线也跟着下移。

啧啧啧,六块腹肌,身材真好!不愧是帅大叔,果然是穿着衣服显瘦、脱了有肉的类型。

陆雪漫,你想什么呢?先关心一下昨晚发生了什么好吗?

“那个……为什么我会在你家?”

“你真的不记得了?”

“我只记得跌倒了,后来的事情就……你能告诉我吗?”

懵懂的看着他,权慕天表情严肃,看样子昨晚她做的很过分。可她手脚发软,能做出什么离谱的事?

“以后不许喝酒,不许打架。”

一想到狼藉的客厅,他就胸口发闷。

这个女人到底是什么做的,喝了酒就像变了一个人,完全hold不住。

“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

“没有为什么是为什么?”

抬头对上他的冰块脸,陆雪漫扁扁嘴,不再説话。扔给她一个文件夹,权慕天转进了衣帽间。

什么东西?

花擦,律师函?

被告陆雪漫……她什么时候成了被告?

侵犯大有慈善基金名誉,肆意散播谣言,对原告造成巨大名誉损害……公开道歉,赔偿名誉损失300万!!!

大有慈善基金……那不就是害死流浪汉的救助站吗?

他们用的药品有问题,居然倒打一耙,告她名誉侵害,真是不要脸!

等一下……

这是她的根据验尸报告做出的病理分析,为什么会落在他们手里?难道他们跟局里的人串通,合伙陷害她?

虽然不敢相信,可她想不出别的解释。

这下糟了,她摊上大事儿了。

铃声惊得她打了个激灵,屏幕上跳出一串陌生号码,她按下了免提。听筒里传来一个陌生的声音,“请问是陆雪漫警官吗?”

“嗯……”

“陆警官,你好。我是海都法制板块的,想请您回答几个问题。请问,路上关于大有基金乱用药品,致死流浪汉的帖子是您的发的吗?帖子里面的内容属实吗?您对大有基金状告你名誉损害的事情怎么看?”

“……”

什么帖子?

病理分析是机密,她怎么可能散播到上?

这里面一定有问题。

“陆警官,请您回答一下好吗?作为一名法医,您为什么会选择在络上曝光呢?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内幕呢?”

“……”

“陆警官,您在听吗?陆警官……”

骨节分明的手指挂断了,她望着权慕天,不明白事情怎么会搞成这样?她需要应诉,可没钱找律师。

既然对方敢把病理分析曝光,她就没有胜算。

该怎么办?

“记不记得我在香港説过什么?”

“我的麻烦已经够多了。帅大叔,你就手下留情,别拿我开玩笑了。”心里乱极了,巨大的压力让她觉得窒息。

“你的麻烦对我而言是举手之劳,我可以替你摆平这件事,免除债务,条件是你嫁给我。”

面前的男人西装革履,帅的惊天动地。他的语调很冷,面无表情,不像求婚,更像在谈生意。

“就这么简单?”

嫁给权慕天,她算不算赚到了?老公是极品高富帅,一夜之间她就麻雀变凤凰。

她是不是该谢谢那封律师函?

能再讽刺一diǎn儿吗?

“没错。”

“为什么是我?”

“我需要一个老婆,而你很合适。”

合适?

适合的女人多了,他怎么不去找别人?

她不会蠢到以为嫁进豪门,下半辈子就吃喝不愁。被吃干抹净、轰出家门的例子她见多了。随便勾勾手就想娶她,省省吧!

“大叔,平时你就是这么泡妞的吗?看你长得这么帅,我不跟你计较。”她抓起,向外走去。

面皮一抽,权慕天并不生气,慢悠悠走进了书房。

穿过中厅,走到一楼大厅,她愣住了。

这是被打劫了吗?

水晶碎片七零八落,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酒气,除了家具和吊灯,连盆景都没有幸免。

“陆xiǎo姐,要不要吃diǎn儿东西?”林聪迎上来,礼貌的问道。

“不用,谢谢。林助理,这是怎么了?”

“没什么,出了diǎn儿xiǎo意外。”

还不都是她干的?

别人喝醉了睡觉,她喝醉了搞装修。

心理学家説,酒精会暴露人性的阴暗面。这么説的话,她的阳面实在少的可怜。

“陆xiǎo姐,您要出去吗?前门不方面,还是走侧门吧。”

他的话没説完,陆雪漫已经到了门口。大厅乱七八糟,而门外的情况更加不妙……

陇南治疗包皮包茎方法
乌鲁木齐治疗男科费用
朝阳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陇南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乌鲁木齐治疗男科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