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甲

我们的田径教练

2019-10-21 21:27:5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们的田径教练

从我记事起,身边就有了一位天天追着我练长跑的教练,这位教练还教哥哥和妹妹,并且是分文不取。不光是不要钱,还长年累月的为我们做饭洗衣,管吃还管睡。

人们印象中的教练应该是高大威猛,体格健硕的男人,但是我们的教练却只有1米5的个头,并且还是一个女人,一位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

说到这儿,聪明的你肯定知道是谁了。没错,这个小个子的女教练就是我的母亲。为什么说她是我们的教练呢?且听我细细道来。

母亲是严母,在村庄里是出了名的。母亲常挂在嘴上的话是慈母多败儿,所以,母亲对我们的严苛几乎接近军式化。不管是严寒隆冬还是酷暑盛夏,每天必须在六点前起床,要是不起就得挨棍子,提到棍子她又有一套说法棍棒出好人。在每个清晨,村里的田埂上,渠坎上,梯田边,人们都能看见母亲手拿竹条子在后面追,我们三个在前面跑。这种长跑短跑跳远掷球等在一年四季里天天上演。由于小孩子嘛肯定是有情绪的,遇上这种情况,大多数的母亲都会怜爱的爱抚或给一颗糖,但在我母亲这里只有竹条子。

很多时侯,我们仨在集训完溜去树下密谋,小妹一提到这种天天早上6点的集训就哭鼻子,拖着忍也忍不住的哭腔跟我们说:哥哥,二姐,我想我们三个肯定不是妈妈生的,我估计妈妈只生了大姐,你看她都让大姐睡懒觉,这么冷的天还罚我们起来跑,跑,跑小妹话还没说完,就大哭起来了。哥哥叹了一口气说道:哎!小妹别哭,小妹别哭了,等哥哥长大了就带着你们离开这个家,离开这个比后妈还不如的妈妈!

孩提时代,家里出了大姐一人之外,哥哥和我还有妹妹,我们仨的觉特别多,好象从来都没有睡饱过。只要在家,每天都是在母亲的竹条子下起床的。当然,心里很气很气,睡眼腥松的拖拉,这也不行,又一竹条子下来了,所以,我们三个人下床穿衣的速度比部队里规定的还要快,为了躲避竹条子,只有争分夺秒的快速的夺门而逃。这种训练从上小学一年级就开始了,每天周而复始的重复着这种特训。奔跑奔跑没命的奔跑。记得上小学时,体育课上我门门优,哥哥也是,体育考试,当我们看到有同学跑500米就晕倒,很不可思议,当时还认为这些人是装的。

我的家里,大姐是一个很听话的乖娃,大姐的身体特别差,从我记事起,大姐有好几次病危,每一次都把母亲吓得要命。还有她对母亲的话言听计从,而我和哥哥还有妹妹,就如母亲说的一样,有天生的反骨,不及时轿正就长歪了。大姐的个头跟母亲一样矮小瘦弱,我们这三个就长得高大多了,哥哥的净身高1米82,我1米68,小妹1米70。每当有人夸我们长得这么高大时,都想不通我们是一娘所生,怎么姐姐一个人个子那么矮小,现在才知道我们是通过后天的天天长跑得来的。如今,所有人都羡慕我们的大长腿和长胳膊,哥哥打趣道:来我家接受我妈的特训吧,保证让你家的孩子长成大长腿和长胳膊。不过要在6岁前都要送来,学期至少要10年哟。

哥哥15岁那年被学校选为运动员去市里参加比赛,轻轻松松完成5000米长跑,夺得冠军,当宣布运动员的教练上台讲话时,哥哥说:我的教练没有来,估摸着她现在在地里割猪草。哥哥话音一落,全场人员哄堂大笑,哥哥尴尬的红着脸说:我的教练是我妈。

直到我们都长大成人后,大姐出嫁了,母亲才道出对我们十多年的集训的原因。

父母亲成家后,由于粮食极度的匮乏,在生大姐之前,母亲一直滑胎。当好不容易怀上大姐后,父母对这个来之不易的孩子像宝一样的疼。但大姐还是一个多病的孩子,不管母亲多么细心照顾,她都体弱得不行,大病没什么,就是肠胃极差,消化不良,吃什么拉什么。小小的人儿骨瘦如柴,二姑妈看这个折磨人的孩子就劝父母放弃算了,但母亲不忍,养育大姐母亲付出了常人不敢想的辛劳。母亲为了带大姐看病,方圆10公里的地方都跑遍了,所有的大夫都没有什么良药,只能期望长大些就好了。

记得有一次,一位从部队来的大夫坐诊。母亲不知怎么打听到了,半夜就背上大姐和带上二十个鸡蛋去排队了。等到大夫开门就递上二十个鸡蛋,跪地上求大夫给大姐把脉,大夫也听说了母亲的倔强,认真的看了好久,然后询问了大姐平时吃的什么药,母亲象背书一样背出大姐平时里吃的药。大夫说:这孩子就吃那些药吧,没什么大问题,慢慢养着,身体素质太差,别太累着。说完大夫药都没开,希望变成失望的母亲一下子跌坐在地上,看着眼睛大大的大姐一下子没辙了。要知道,这位部队里的大夫可是大姐的最后救命稻草呀,现在连药都没开,难道这孩子命不久矣?母亲抱过大姐坐在地上嚎啕大哭,这哭声感染了大夫,他回过头来劝母亲:大嫂,这孩子没什么问题,不开药是代表没什么病,没病用得着吃药吗?,慢慢养着吧,饮食少吃多餐,拿点耐心出来,营养慢慢加,孩子的身体会长壮的,她长大了嫁人了就给你生个大胖孙子,放心回去吧。家里还有孩子吧?要让其他孩子多锻炼身体,这样就不会生病了。母亲的心一下子暖了起来,擦干眼泪问大夫怎么锻炼?大夫因为忙,就扭过头来说:天天早上六点起来跑步,跳高,都可以的,一天一个小时。

后来,我和哥哥还有小妹的出生,母亲谨记大夫的忠告,待到我们能跑能跳的年纪,每天雷打不动的集训。为此,我们三个才有那高的个头,才有那么强健的体魂。

如今,我的教练年纪大了,但她的腿力比同龄人的要强得多。现在她又天天训练儿子,这个可怜的小家伙比我小时侯还调皮,他顶撞外婆:您是坏人,您欺负了我妈妈又来欺负我。

母亲说:你看见过你妈妈得的奖杯了吗?你想得吗?儿子说:我想,我要像我妈妈一样,做一个世界上跑得最快的人。外婆,我们跑起来吧!冲啊

感谢您!尊敬的教练;辛苦了!亲爱的妈妈!!

贵州正规治疗癫痫病医院
贵州十佳癫痫病医院
贵阳癫痫病医院排名
南阳治疗睾丸炎医院价格
遵义癫痫病专科医院排名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