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娇娘有毒 第021章 灵丹

2020-01-16 19:33:2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娇娘有毒 第021章 灵丹

刘氏几人也跟着沾了光得不少赏钱,一路上笑语不断,很是感慨,对萧瑜夸奖不停,又打听是什么灵丹妙药让陆氏平安生产。

“就是肖家祖传的开骨丹,但主要功劳在于稳婆艺高人胆大。”

萧瑜少不得又谦让一番,心中却知道经此事之后她会医术之名定会传开,只觉头痛不已。

她学的是毒不是医啊,更何况这件事她还真没什么功劳,不过是稳定了一下产妇的心神。看来得好好研究一下母亲留下的丹药方子才行了。

好在众人见萧瑜年岁小,也都认为其经验不够丰富,找她看病应该不多。

进了家门,肖玉成急忙迎上来,见她二人均安然无恙,方道:“没事吧?那妇人生了没?”

“里正添了个孙子。”肖佩微笑道,“产妇亦无恙。”

肖玉成又崇拜地看了一眼萧瑜:“我烧了热水。你真厉害,接生都会。”

“其实我不怎么会,只是碰巧那丹药和扎针都有效。”萧瑜笑道,“玉成真周到,辛苦你了。我先去冲个澡。”

肖佩将带回的礼匣打开,里面有十两银子和一个上好的压花尺头。

“阿瑜真厉害。”肖玉成见状喜上眉梢

“说了多少回了,要叫二姐,没大没小的。”肖佩神色一端,轻声斥道。

肖玉成立刻闷声道:“我知道了。”

连着好几天,萧瑜都是在东间埋头研究各种治病救人的药丸和散剂,直到常用的药都备得差不多,并无旁人过来寻医问药,又听说肖大夫从城里归来了,萧瑜才安下心。

这日参加了里正孙子的洗三礼,众人又纷纷过来相询,周大夫亦出言求购开骨丹,这下丹药助产一事更是传到外村去了。

进入夏日,天气越发炎热。好在山间林木众多,倒不至于热得让人难以承受。即便如此,萧瑜还是特意制了七宝如意丹放到香袋里以消暑气,又备了藿香丸等防治中暑及肠胃不适的药。

如今端午节将至,家家户户都要备上香药克制五毒去除邪秽。

不久发生了一件小事。

村里王宝柱的妻子周氏生产,因其年纪小又是头胎,怀胎十月总担心生子这关过不了,事到临头更惧怕,进了产房不过一个时辰就十分慌乱,只管呼痛。王宝柱心里一急,因对萧瑜给里正儿媳妇接生之事有所耳闻,便赶紧找上门。

萧瑜到了屋外,听到产妇高声喊叫,中气十足,便奇怪地问稳婆:“听产妇这么大声,应该很有力气,若是胎位不正我可没法子。”

稳婆无奈道:“她胎位正,宫口也开了,只是不肯好好配合用力,一定要用姐儿的灵丹,这才拖延到现在。而且哪个女人头回生孩子不折腾几个时辰?”

萧瑜亦是哭笑不得,便进屋劝慰。

王宝柱家的却让萧瑜赶紧给她开助产的药。周氏宫口已开,是药三分毒实在没必要再吃,萧瑜灵机一动,取了颗给虎子留的糖豆出来。

周氏看也没看便吞下糖豆,忍痛喜道:“这药果真好,还是甜的。”

“我这丹药效用极好,你且听产婆的话,很快就能顺利生下孩子了。”萧瑜煞有介事地给她扎了针。

未几,王宝柱家的产下一个男婴,一家人喜不自胜,连夸萧瑜杏林圣手,又说其用药如神。

萧瑜哑然失笑,拿出袖中余下的糖豆给周氏看,笑道:“我没做什么,可不敢贪功,这不过是小孩子吃的糖,并非灵丹妙药。”

周氏一脸的怀疑,待萧瑜又给她尝了一粒糖豆后才信了。

众人便问缘故。

萧瑜笑道:“我来时听到产妇叫声响亮,又听稳婆说宫口已开胎儿头抵产门极是顺当,只是产妇惊慌喊痛没有使力,婴儿才迟迟未生。为了让其不再紧张,我只有用糖豆让她心安,孩子自然能平安诞下,却并非我的功劳。”

旁听之人皆恍然,王宝柱家的不免面带惭色。

萧瑜见状微笑安慰道:“头胎紧张在所难免,也不必太放在心上。其实稳婆接生了几十年,手艺出神入化,只要好生听从其引导,多半都能顺利分娩的,其矫正胎儿的本事,我更是万万及不上。”

王宝柱一家对稳婆连声称谢,给了谢礼。

又谢萧瑜。

萧瑜笑谦几句,坚决推拒了谢礼。没多久,她妙手仁心的名声更盛了。

夏季草木枝叶繁盛,是许多以茎叶入药的药材采收的最佳时期。萧瑜和肖玉成两次进山去采药,顺带打些野味,收获亦不错。如今肖玉成养的兔子也长得飞快。

萧瑜将药材都炮制好,大部分做成了药丸或散剂,剩下的准备再拿进城卖掉。

想到周大夫平日行医乡里,常减免诊金救治村中老幼妇孺,就将药丸送他一部分。

这事传开后,萧瑜渐渐地也受到了村人待周大夫一般的礼遇,村里人见了都热情招呼,有时候称其小大夫,更多的是亲切地叫她肖二姐儿。因读音一致,村民皆以为萧瑜也姓肖。

里正家更是隔三差五或逢节日就送些蛋肉米面过来,王宝柱家也常送个菜蔬什么的。

萧瑜有时候就想:不知道如果村中人知道她手上更多地是毒药会怎么样?

这日天气奇热,肖佩和肖玉成去江边捞虾子。

肖佩新近从七婶家抓了几只小鸡仔,听萧瑜说喂些鱼虾长得快,村下的柳江虾米又多,三人常午后去捞,就当饭后消食。

萧瑜觉得热出了一身汗实在黏腻,就想冲个澡再去。她正在冲凉,蓦地似听到外面有人喊了两声,好像还是那讨厌的二狗子,皱眉不予理会,那人没听到回应却也没再叫。

半晌洗完之后萧瑜却听到屋里有响动。

阿姐和玉成这么快就回来了?萧瑜诧异。突然想起不对劲,赶紧整理了一下就进屋。待看到屋内那形容猥琐之人手上抓的瓷瓶,怒极冷笑。

“好你个二狗子,关天化日之下竟敢进屋偷盗!”

肖佩两人正在江边的杨树下用小竹筛子捞虾。这些河虾晶莹剔透,仅有半寸长,绿豆点大。虾子虽小,架不住多,没一会儿就捞了半盆。

“玉成哥、佩姐,快回去看看,你家里遭贼了,肖二姐儿正要绑他去里正那里呢!”虎子匆匆跑过来,大声喊道。

“什么?”

姐弟两人闻言虾也不捞了,拎起竹筛和瓦盆就往家去,肖玉成更是跑得飞快。

肖佩和虎子一边往回走,一边问:“这是怎么回事?”

虎子气呼呼道:“二狗子以为没人在家,摸进屋里去偷灵丹,结果被瑜姐抓住了。”

“阿瑜没事吧?”肖佩忙问道。

“嗯。我进去的时候看到瑜姐好好的,二狗子躺在地上。”虎子笑道,“瑜姐说他乱翻不该碰的东西被药倒了。”

“活该!让他惯会偷鸡摸狗。”肖佩恨恨道。想起二狗子平日还调戏大姑娘小媳妇,而萧瑜留在家却是为了洗澡,到底难以安心,急急往家赶。

肖玉成先回到了,正看到几个身强体壮的村民将瘫软如泥的二狗子五花大绑了架到牛车上。他把瓦盆往地上一放,急忙对迈步出来的萧瑜上下打量,见其安好才放心:“你没怎么样吧?”

“我好着呢。”萧瑜点点头。

肖玉成松了口气:“家里有没有少东西?二狗子这是怎么回事?”

“没丢什么。那渣渣怕是要睡个半天拉几天肚子。”萧瑜道。敢跑来偷她的药,真是不知死活。

“玉成你忘了?这屋里最多的可是毒药,他胆子倒大。”

只见萧瑜转身看向远去的牛车,露出诡异的微笑,肖玉成莫名觉得一股寒意袭来,脊背微微发凉。

他这个二姐,万万得罪不起。

*********

o(∩_∩)o谢谢海贼王、阿田(六个柠檬)的打赏!求书评、推荐、点击、加入书架收藏!么么哒(* ̄3)(ε ̄*)!

重庆五洲医院评价
苏州圣爱植发医院网上挂号
贵州治疗癫痫病十佳医院
治疗牛皮癣医院沈阳哪好
郑州治疗包皮过长方法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