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BA

纪委协调案件收取违纪款谁来监管

2019-09-10 20:03:2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江苏南通两家民企发生纠纷,在南通中院的调解下,双方达成分期支付和解协议。此时,时任如东县纪委副书记、监察局副局长的缪战春提出为企业保驾护航,但称事成后要交一两百万元给县财政。于是在缪战春的授意下,当事人向纪委交纳了960万元 违纪款 ,然后,纪委通过协调,法院撤销了调解协议。然而,令当事人 万万想不到 的是,当他找到县纪委要求归还 暂扣 的部分款项时,却遭到了拒绝。(7月2 日中国周刊)

  纵观这个案件,许多地方让人感到不解:一是为什么县纪委主动插手两个民企之间的经济纠纷,而且是纪委副书记以 兄弟 身份和非法定方式介入?二是当事人打入纪委的960万元到底是什么性质的款项,是 违纪款 还是 暂扣款 ?

  首先,两家民企之间的经济纠纷无需纪检部门插手和介入。即使两个公司及其董事长涉嫌违法犯罪,按照职权划分,也应交由公安、检察、法院等机关处理,无论如何都轮不到纪委来处理。在两个公司的经济纠纷中,尽管一家公司涉嫌串标,但由于执法机关没有对公司及其董事长的串标行为进行处罚,故不能改变两家公司的经济纠纷性质。也就是说,如东县纪委是明显地越权介入企业经济纠纷。

  即使如东县纪委有权调查处理960万元款项问题,其办案程序也是非常值得商榷的。我们看到,960万元款项所以能到纪委的账上,完全是时任县纪委副书记的缪战春通过欺骗手段实现的,没有任何法律文书,甚至连什么性质都不向对方告知,以至于对方在重大误解的情况下 主动 将款项打入县纪委。对此,纪委书记陈跃生却如此解释:缪战春怎么协调我不管,我只要求他将960万暂扣款及时到位。

  如东县纪委为何看重这960万元?原来意在协调完案件之后得到一两百万的 收益 ,这从纪委开出的170万元 违纪款 和790万元 暂扣款 收据上足以看出这一点。只是在2008年底,当初的经办人缪战春已经不在纪委工作,没有人能真正说清960万元款项的性质,因此才拒绝发还。于是在纪委书记陈跃生那里就全部成了 暂扣款 。

  然而,在目前执法生态下,却没有哪个部门和机关能够对纪委实施有效监督,特别是 先纪后法 的查案模式,使纪委实际拥有了 超司法权 ,以至于出现个别地方的纪委书记借 双规 敲诈官员索贿受贿。看来,加强对纪委的监督,已是加强党内监督的一个重要课题,亟待认真研究解决。

游戏杂谈
金融
资讯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