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在好心人李女士的店里袁云飞有了打零工的机

2019-08-13 14:29:3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关注]西夏区女孩袁云飞想带着爸爸上大学-西夏区袁云飞,带着爸爸上大学,531分,露宿街头, 在好心人李女士的店里,袁云飞有了打零工的机会 今年参加高考的西夏区21岁文科女孩袁云飞,考出了531分(含少数民族加分10分)。即将上大学的她在租住的房子被拆迁后,迫于经济压力,不得不和精神状况不太好的父亲露宿在西夏区赛马苑小区附近的街边,这样无家可归的日子,他们早已习以为常。截至7月1日,他们已经露宿街头16天。再过几天,高考一本志愿就将公布,可袁云飞心中悬着一块大石头我上大学了,爸爸可怎么办? 19年居无定所,袁云飞和爸爸3次流落街头 7月1日10时许,在银川市西夏区学知园小区南侧的小巷里,走了没多远,就看到两辆破旧的面包车和顺着墙根堆放的破旧桌椅、自行车等物。旧桌椅和自行车上晒着被子,一名中年男子坐在一辆小面包车的驾驶座上。偶有路人经过,总用疑惑的眼神扫向这里。这就是袁云飞和爸爸的全部家当。当爸爸一个人守着这些家当的时候,袁云飞正在附近幸福巷的一家韩国料理店打零工。 这孩子挺苦的。幸福巷这家韩国料理店老板李女士是位好心人,是她向告知了袁云飞的窘境。看到来访,她给袁云飞放了一会儿假。19年了,我们一直没有固定住所。袁云飞说,她两岁时,父母离婚,从那时起,她和爸爸先后在西花园、芦花村、同安小区、农垦家属院租房住,每次都找那种房租最便宜的房子。在她的印象[宁夏教育]中,居住条件最好的一次是在她上小学时,爸爸在西花园附近找到一栋小二楼,虽然父女俩只住其中一间,但干净整洁的环境让她记忆深刻。那个房子我们只住了几个月,因为房租要涨,不得不搬走。袁云飞说,搬家的次数她已记不得,像这样露宿街头却是第三次了。第一次是她上高一时,她和爸爸在街头露宿半个月。那时,租住的房子到期,而爸爸一时没有找到合适便宜的房子。第二次是高二下学期,还是同样的原因,父女俩在街边一住就是一个月。而这次,因为租住的房子要拆迁,父女俩只好第三次走上街头。 考上大学割舍不下的是陪伴她多年的爸爸 爸爸说,我们这样露天住着,有点像动物园里的动物被人围观着,很不舒服。袁云飞说,第三次露宿街头,恰好是她参加完高考一个多星期后。十几天来,父女俩要么在驾驶室坐着过夜,要么女儿在驾驶室蜷缩着睡觉,爸爸在墙边椅子上坐一晚。当问到如此境遇会不会埋怨爸爸时,袁云飞沉默了一下,说:有点儿,不过现在也习惯了,就是睡觉很不舒服,双腿得蜷着,伸不直的感觉很难受。 采访到这里,很是疑惑,一个看上去四肢健全的男人,怎么就连最起码的居住条件也没法满足女儿呢?要不是因为工伤,爸爸不会变成这个样子的。袁云飞告诉,她爸爸曾是西夏区一家大工厂的工人,一次工伤后,精神受到刺激,性格变得越来越古怪。2011年,她爸爸从原公司买断工龄,拿了7万多元后再也没了收入。这些年来,爸爸的精神状况时好时坏,这也影响了他外出打工。袁云飞记得,爸爸打工最长的时间不超过一周。 谈及即将到来的大学生活,袁云飞有自己的考虑:其实我有带着爸爸上学的想法,但爸爸并不愿意,现在学费、生活费我自己打工会尽力解决,可我爸爸怎么办?袁云飞说,虽说大学里都有被褥不用自己准备,但爸爸认为上学时间长可以换着用,高考前,爸爸精神状况好的时候,专门到市场上为她置办了被子、床单、脸盆等生活用品。胸痹是很严重的病吗
心肌梗塞有什么症状表现
偏头痛和脑梗什么区别
哪里可以治冠心病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