跑步

三玄天 第三十一章 玉成他们

2019-09-11 11:43:21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三玄天 第三11章 玉成他们

外面怪人和成群的凶兽战得正酣,各式各样形态诡异的宝贝接连不断地往外扔,把凶兽压得不得存进。

怪人虽然表面上看起来风光,其实早已快被气疯了。这么多宝贝扔出去,每个都让他心头滴血,这可都是他辛辛苦苦搜集炼制的呀!

转眼间他又开始破口大骂。

这时一道清光飞近,露出一个花白头发的小老头,一眼便看到怪人在那里边打边骂。

小老头皱了皱眉头,猛地一拍脑袋,好似想起了甚么,叫道:“我说怎样看着有点眼熟呢,怎样像是天玄通缉令上排名十几位的无意老祖啊?嗯?是否是呢?哎,那无意老祖到底是排十几位来着?”说着说着,他又挠着头变得不确定起来。

更多凶兽前仆后继加入战团,直将怪人气得哇哇乱叫。

小老头身形清瘦,穿着古朴,他迎风而立的身影若隐若现,恍如处在另一个时空。许多灵兽气势汹汹地从他身旁冲过,却与他秋毫无犯,实际上,它们或许根本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怪人终究完全暴走,发出了1声刺耳的金属磨擦般的咆哮,忽然取出了一面破烂小旗子,脏得都看不出本来的色彩。他噗地一口精血喷到旗子上,顿时周围阴风大作,无数惨绿色的怨灵咆哮着冲了出来,一个个还能看得清生前的面容,只是各个面目扭曲狰狞,口中吞吐着惨淡的雾气。

怨灵一经出现,就把附近的凶兽毒倒了一大片,它们七窍中流出脓血,明显已活不成了。不仅如此,周围的植物也都随着遭了秧,大片大片的枯萎殆尽,就连本来肥沃的泥土都泛起了一片惨绿色。

怨灵们咆哮着冲进刚死的凶兽体内,连撕带咬地扯出它们的魂魄,再返回到那面破烂小旗子里面,顿时阴风刮得更猛烈了。

只一个瞬间,情势便完全倒转

,小老头见到如此惨状,眉毛一挑,脸上显现怒色,怒目切齿道:“果然是他!如此妖人,这得造了多少孽才炼制出的恶毒宝贝啊!”

只听他发出一声咆哮:“妖孽受死!”

1柄白玉制成的药杵迎风变大,本来没有日月星辰的苍穹上突然映照出几颗明星,星斗之力投射到白玉药杵之上,使其出现耀眼的星光。

珞宇摸到洞口,悄然观望,就见一柄巨大的白玉药杵裹着清冷的星光,携着雷霆万钧之势,从天而降,击向怪人!

怪人一声怪叫,小破旗一卷,所有愁云惨雾突然收缩,缠绕当中化为1柄灰色尖锥,其中怨灵带起凄厉的嚎叫声,狠狠撞向那如流星般坠落的药杵。

二者轰然碰撞,山谷中顿时狂风大作,所有灵兽都被余波吹得东倒西歪,连附近山体地面都被生生削低了一层。

珞宇没想到1出来就看到这样1幕,下意识以为会遭到波及,连忙伏倒在地。还好草甸上方的阵法光华大作,撑起一座银色光罩,外面毁天灭地般的冲击波撞击上来,闪耀出一波接一波的银色光华,光罩却文风不动,连一丝余波都没有透进来。

波动散去,愁云惨雾被一扫而空,而白玉药杵依然威势不减,击向怪人。

怪人急忙后退,不断丢出各种稀奇古怪的东西,试图阻挡,却都是无济于事。一眨眼的工夫,他就已快要被逼出了山谷,怪人又是一声怪叫,立即斩断了自己的一条手臂,砰然炸成血雾裹住自己,化为一道血光仓促逃离。

但白玉药杵还是紧追不舍,直到远远传来1声夹杂着叫骂的惨呼。

见怪人还是逃掉,小老头摇摇头,召回药杵,别在腰间,落到刚刚大战的地方。他低头检查了一下中毒身亡的凶兽和泛着惨绿色的土壤,露出心疼至极的神色,怒目切齿道:“这片灵秀宝地可都让你这个该天杀的妖人给毁了!”

然后他双手1挥,一堆瓶瓶罐罐显现在他身旁。只见他手指接连点出,各种药丸药粉、花草汁液便从这些瓶罐中飞出,在空中混合,然后被抛撒出去,均匀地洒落在被毒雾侵染过的地方。这些药粉1落地,就迅速与残留的毒质中和,慢慢露出土壤本来的色彩。

小老头满意地点了点头,看了一眼远远围了一圈,躁动不安却又忌惮不已的灵兽们,也不去理会它们,转头朝着草甸这边看来。他不看不要紧,一看吓一跳,还以为自己是老花了眼,岩穴那里居然有个人在看着他!

那正是刚从地上爬起来的珞宇,正惊讶地望着这个小老头。

小老头眨巴了几下眼,又伸手揉了揉眼睛,才终究肯定,那确切是个大活人!

低头整理了一下衣衫,小老头走到草甸边沿,向着珞宇正式行了一礼,朗声道:“在下清凝宗午未蓠,不知有同道在此,小老儿有礼了!”

珞宇顿时傻了眼,一时想不明白这么利害个小老头为何要向自己行礼。

小老头没能等来答话,困惑地抬起头,却看到珞宇一脸痴呆的表情,正愣愣地看着他。他为难了一下,以为自己哪里不对,又低头检查了1遍,自己的形象仿佛并无不妥呀?他正兀自困惑,终究听到前方传来声音。

“那个,这位前辈,晚辈被困在这里已经好几天了,那个怪人堵在外面说要杀了我呢。这个,我还没来得及感谢您的救命之恩,您怎样就先给我行礼了呢?这个,实在是……”

“哦?”这时候,小老头才探出神念扫视了珞宇一番,脸上惊讶之色更浓。“哎?那个,小友呀,你没有修炼过?”

珞宇老实回答:“没有。嗯,先辈,那个怪人是谁呀?”

小老头摇头惋惜道:“那人是无意老祖,被正道各门派通缉已久。只惋惜小老儿我修为不精,又让他给逃掉了。”

然后他忽然想起一事,问道:“我见这附近有异象产生,可是洞穴里面的灵药成熟了?”

“是的,那怪人逼我把灵药给他取来,却还威逼说要我性命,所以我就一直躲在这里。”

“哦,那你可不可以给我说说,那灵药长什么模样?”

听完珞宇的描述,小老头堕入寻思。不一会,他的脸上浮现出不可置信的神色,喃喃道:“难道……难道是传说中以紫霄神雷中的一点灵性精华为种,集天地灵气生长的紫极天心花?”

珞宇见这小老头撒药驱毒,也没有像怪人一样逼迫自己急着想要得到灵药,倒不像是个恶人,因而便摸索道:“先辈可是想要?晚辈愿意去取。”

小老头连忙小鸡啄米一样点头,随手取出一个琉璃罩子,正要递过来,却又忽然停了下来,浑身掏摸起来,好像在找甚么东西,脸上露出焦急之色。

珞宇好奇道:“您找甚么呢?”

小老头为难起来,面露失望之色,嘀咕道:“如此贵重的灵药,我要用甚么来换呢?”

小孩脾胃虚弱吃什么
小孩吃了不消化吐怎么办
母乳性黄疸婴儿有什么症状
成人品牌纸尿片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