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球

多年媳妇最后也没熬成婆海口商家

2020-02-15 04:52: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多年媳妇最后也没熬成婆

婆媳之间很少有温馨的故事,也许不是没有,只是太多的渲染把双方妖魔化了,仿佛双方生来就是挥舞着双手向对方怒目而视的。

【有故事的人:老刘 女 60岁 退休】

【闻心语】

犹如爱情是小说中永久的主题一样,婆婆和媳妇的故事也是人们永久不会失去兴趣的讨论内容。

婆媳之间很少有温馨的故事,也许不是没有,只是太多的渲染把双方妖魔化了,仿佛双方生来就是挥舞着双手向对方怒目而视的。

其实她们之间的战争历来不是为了你死我活,而是为了让生活过得更好。可是奇怪,即便明白这个道理的人们,也还是走不出婆媳是冤家的怪圈。曾听一位母亲这样说自己的闺女,在家时挺好的,嫁人之后怎样变得不讲理了呢?难道是被婆婆媳妇这样的身份局限住了?

今天,我们不论谁是谁非,只是来讲一个做过媳妇、现在又当了婆婆的人的故事。

她说她不想抱怨谁,她只是一个想和儿媳妇再亲近一些的婆婆。

老刘说婆婆并不是坏人,她的毛病就是爱唠叨;自己也不是不讲理的人,但唯独受不了他人对自己指指点点。所以她说从一开始,她和婆婆之间就埋有一颗定时炸弹。

我和老林结婚那天,光是老林的姑姑们就座了好几桌,每个人都用略带挑剔和审视的眼光打量我。婚礼刚结束,老林的大姑就跟我说:刘啊,进了门一定要孝顺。你公公走得早,你婆婆把这个儿子拉扯大可不容易。你要惹你婆婆生气,我们可都不答应。 我修养再好,心中也有了几分不快。倒不是觉得这话没道理,而是在我大喜的日子说这些,终究是太煞风景了。

老林让我别往心里去,他笑着说:爸爸去世后,妈妈既抚养我和妹妹又照顾奶奶,姑姑们都很感激她。

我忐忑不安地问:那她们不会有甚么特殊的要求吧?

年轻时的老林是幽默风趣而乐观的,懂得怎样哄女人,也愿意花精力和时间去这样做,否则我也不会不顾一切嫁给他。他一本正经地说:我就是妈妈和姑姑们养大的,我对你有过特殊的要求吗?我被他逗乐了,把这些不快抛在脑后,无限憧憬地踏进了婚姻的大门。

像在自己家一样,第二天我睡到了自然醒。婆婆已经把早饭摆上了桌,正和小姑等着我俩。婆婆一声不响地盛饭,小姑却说话了:饿死了,平常这时候早就吃完饭了。我和老林对视一眼,他示意我别接在。我赶紧抢着去盛饭,但婆婆说用不着我。

毕竟不比在外家,第二天我定好闹表,六点钟就起来了,可婆婆已经在整理厨房了。一连几天都是这样,丈夫这才告诉我婆婆这些年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具体多早,他们也说不上来。当时我这个绝望啊,早饭露一手的雄心壮志破灭了,我再早,也早不过她啊。我索性每天和丈夫一起起床吃早点、上班。

婆婆是个闲不住的人,只要在家,她能一整天都找到活儿干。起初,周末休息时我就随着她在房间里转,但后来看她也就是把她保存的那些破旧东西翻出来看看,然后再收起来她乃至还保存着孩子们小时候用的尿布。我就开始做自己的事儿,由着她去吧。

可没想到,还没过一个月,闲话就传出来了。这话是邻居一个嫂子告诉我的。她也是好心,那天买菜回来一起走,她忽然说:刘啊,结了婚可不能像之前那样了,得有做媳妇的样子。我听她话头不对,追问:你是否是听到甚么了?

她看看左右都没人,才说:我是跟你关系不错才说的,可不是挑拨你和你婆婆。你婆婆上我们家串门,常常跟我婆婆说你成天睡到日上三竿,好吃懒做的。估计她跟别人也是这么说的。

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可能,她平时并没有向我抱怨过。

嫂子接着说:再说就是是非的话了,你婆婆这个人,有话当面不说,背后却出去唠叨,你可悠着点。

那天的饭,我吃着一点滋味都没有。

老刘说,婆婆媳妇关系不错的也有,但如果有人真的认为婆婆和母亲是一样的,那肯定是要吃亏的。现在她也是做了婆婆的人,对这句话的感触就更深了。

果然,没多久,我就成了街坊邻居的婆婆们茶余饭后的谈资,这一带谁都知道老林家娶了个好吃懒做的儿媳妇。我憋着一肚子气没地方释放,跟丈夫唠叨几句,他还帮他妈说话。有一次他竟然跟我吵,说:我妈说的也没错啊,本来里里外外就都是她在操持!

这句话激怒了我。我也不想这样,是这个婆婆把事情都抢着做了啊!我一赌气,那天清晨四点就起来做饭。婆婆睡觉轻,被我吵醒了,惊愕地问我:你这是要干嘛?

我没好气地借题发挥说:你儿子说我每天好吃懒做,把活儿都留给您了,这不我起来做早餐吗,省得他一天到晚出去嚷嚷。我边说边用铲子猛烈地撞击炒锅,静悄悄的黎明时分,这声音分外刺耳。在婆婆眼里,那就是赤裸裸地指责和挑战。现在想起来,我当时的处理确切有欠妥当,这才挑起了日后那场旷日持久的战争。

婆婆马上就翻脸了。她抢过我的铲子,问:你这是在摔谁呢?指桑骂槐,以为我听不出来?

我也不示弱,说:没说您您就别对号入座。

我想我当时的语气一定很气人,婆婆被气得浑身哆嗦说不出话来。丈夫和小姑已被吵醒了。1见到丈夫,婆婆宛如看到了救星,像受了委屈的孩子般哭诉:你看你媳妇说的都是什么话。

既然都这样了,我索性也豁出去,说:我说的都是心里话,不像有些人当面一套背后一套。我和婆婆越吵越凶,丈夫和小姑分别把我们拉回屋去了。

那天下班回家后,老林的三个姑姑都已经在我家了。我1瞧她们的脸色,就是来者不善。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事情到了这一步,什么招式我都得接着,否则以后就只有挨欺侮的份了。

果然,三个姑姑轮流上阵,说的都是我们结婚后,婆婆怎么老妈子似的伺候我们和我的不是。老林的小姑说得最难听,说:到最后,养了只白眼狼。

我不能让她这么说我,不冷不热地说:又不是我让她做的,她自己愿意成天转来转去,我还没嫌她碍眼呢。我这句话说得太没水平了,她们都误解了我的意思,说我这是想把婆婆赶走。我也懒得解释,随意她们说吧,心里却觉得婆婆如果能搬出去,那最好不过了。

家里就那一套房子,婆婆根本不可能搬出去。吵成这样,我没法和婆婆在一个屋檐下生活,搬回了父母家。

没想到妈妈把我好一顿训。她说不管婆婆是怎样做的,她毕竟是尊长,跟她吵就是我不对。她语重心长地跟我说:闺女啊,娘家的饭香,婆家的饭长,你要是不想离婚的话,就回去跟你婆婆认个错。

妈妈这句话感动了我,我和婆婆的关系搞成这样,只会让丈夫夹在中间难堪。在我回家之前,妈妈代我向婆婆道歉,大意是说我没坏心眼,就是有点小性子,让婆婆别跟我一样。大概我回娘家的那几天丈夫也向婆婆施压了,她就坡下驴,这事儿就算告一段落了。

那以后我学聪明了,不再跟婆婆产生正面冲突。妈妈说的对,她是老人,吵起来也都是我不对。她通常5点钟起床做饭,我不可能比她再早,就推说单位有早饭,不在家吃饭了;她之前常常把家里人的衣服都洗了,但后来我把来不及洗的衣服都藏起来;她平时给家里花一块钱,我就还她十块。我不沾你的光,看你还能说出些甚么。

不过只要住在一起,就摆脱不了她那双眼睛。刚结婚那阵,我确实也是不知道节俭度日,常买些挺贵的零食回来吃。吃的时候自然要给婆婆一份,她不念我的好不说,还对外人说我馋。后来我索性买了就放自己房间不让她看到,她又说我吃独食。我赌气什么都不买,她就说我抠,就等着吃她。说来说去都是她的理儿,要不是妈妈一直劝我,我肯定每天跟她吵架。

但有件事儿,我没法不求她。儿子出身后,我要上班,根本腾不出那么多时间照顾。我跟丈夫商量过,想让我父母帮我们照顾孩子,可丈夫马上就否决了。他说这样做他母亲肯定会有想法,他那些姑姑肯定也会找来闹,万一孩子在我父母那儿磕着碰着,婆婆就又有话说了。丈夫考虑得确切比我周到,我那样做不仅是给自己找麻烦,还是给父母找麻烦。

不过这次她倒没出去说甚么,大概我进门之后,做的唯一一件让她满意的事儿就是生了个儿子吧。她对孙子几乎到了溺爱的程度,不是嫌丈夫管得太严,就是嫌我要求太多。忍着吧,多年的媳妇总会熬成婆,等儿子娶了媳妇,我一定像疼自家女儿一样疼她。

如今的老刘已当上了婆婆,可却突然发现时期变了,婆婆和媳妇的力量比较已产生了新的变化婆婆不能再凶神恶煞,媳妇也不再是受气包。她想疼媳妇,可媳妇却躲得远远的。

我们那个年代,真像妈妈说的那样,只要跟婆婆闹起来,就是媳妇的不对。婆婆去世后虽然我也难过,但却有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并暗下决心等以后自己有那种权威时,绝不滥用。

可现在已不是那个时期了。

儿子带回来的那个女孩儿小巧玲珑,看着乖巧又可爱,挺招人爱的,可是向儿子提出结婚的前提条件是婚后不能和我们生活在一起,否则就分手。其实给儿子结婚买房子的钱我们早就准备好了,只不过,当面锣对面鼓地提出这样的要求,我和老林还真有点儿接受不了。但是现在的小年轻,不都这样吗?没办法,一辈子的积蓄就都花在买房子上了。

他们有很多事儿,我也看不惯,就像婆婆当年看不惯我一样。不上班的日子,两个人能一觉睡到晌午,我当年生病了都不敢躺上一天,可现在,你说人家也听不见;也不知道攒钱,换了一部又一部,光电脑就买了三台,两个笔记本一个台式机,说是工作文娱两不误。只有儿子的时候,我说他们这是有钱烧的,但当着媳妇的面却只字不提。说了也不听,如果再被噎回来,我可受不了。

眼不见心不烦,可心里又惦记着,总忍不住隔三差五过去看看,帮他们收拾收拾屋子擦擦地,还得看有没有打搅人家的二人世界。平时儿子媳妇过来吃顿饭,恍如就是对我们的巨大恩赐。如果他们周日来,我和老林周五就开始盘算那天做什么吃,好吃好喝还得好脸色地伺候着。人老了都怕寂寞,惟恐他们吃的不开心,以后不来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想不通,我们那个年代是替他人白养闺女,现在我连儿子都替他人白养了。老林想得比较开,安慰我说:不在一起也好,在一起还不知道生出什么事端呢。这样不也挺好,互不干扰,都做自己想做的事儿。

我只好叹口气,认命了。都说多年的媳妇熬成婆,但是到我这儿,婆婆反倒要看媳妇的脸色了,想疼人家都拽不到跟前。丈夫说我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他说:就你那脾气,住一起光剩下生气了,这样挺好。

或许他说的对吧。婆婆和媳妇,也是距离才能产生美。

【后 话】

老刘说他们这一代人赶上了好时候,是最幸福的一代人了;但是他们这一代人同时又是最累的,前半辈子养老的,后半辈子服侍小的。像她和老伴,工资不高,但硬生生从日常生活的琐碎开支中给儿子省出了房子。可能这就是我们的命吧。老刘笑着说。

她说有件事她是不会妥协的。她已跟儿子说过很多次了,那就是他们有了孩子之后一定要由她照顾,不能放姥姥家。我捞不着儿子,如果连孙子也不让碰,那可不行。可是话又说回来,不知道儿媳妇到时候能不能同意。之前都是出门从夫,现在这些男人,都耳根子软听媳妇的。有时候我就想,如果到时候儿媳妇执意不肯,我要不要给她点色彩看看?

她像是在问他人,又像是喃喃自语,但我相信她心里已有答案了。

月经不调应该注意哪些
经常长口腔溃疡原因有哪些
治疗阳痿每日吃什么好
舌头底下溃疡能贴意可贴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