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冠

官员沉迷赌博欠款百万受贿还债不及时街头被

2019-08-13 15:23:3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官员沉迷赌博欠款百万 受贿还债不及时街头被追砍 赌害猛于虎也!一些官员深陷赌博泥沼,最终沦为金钱的奴隶,走上犯罪道路。 ——广州市畜牧总公司原总经理闻伟龙违纪违法案件剖析 从一名中学教师到党政机关工作人员,26岁就任花都机场开发区开发总公司总经理,后出任共青团广州市委事业发展部部长、青少年发展基金会秘书长,年仅42岁就被任命为广州市畜牧总公司总经理,享受市正局级干部待遇。这一切闻伟龙只用了约20年时间,他的仕途春风得意,一帆风顺,着实羡煞旁人。 然而,1999年开始,闻伟龙参与赌博,他的人生也在这时出现拐点。因为沉迷其中,闻伟龙欠下巨额赌债,继而利用职务便利涉嫌收受他人贿送人民币300多万元用于偿还赌债。由于未能及时偿还赌债,闻伟龙甚至被债主派人追砍,喋血街头,差点死于非命。 2013年6月6日,闻伟龙因涉嫌严重违纪被广州市纪委立案调查;6月21日,闻伟龙涉嫌构成犯罪移送检察机关处理。随着“赌局”的告终,等待着这位曾经风光无限、前途光明的年轻领导干部的将是法律的严惩。 原因分析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 作为年轻的领导干部,闻伟龙曾经画出了一道何等漂亮的仕途轨迹。然而,这道轨迹却并未延续,反而急转直下,结局着实令人扼腕痛惜。 纪检监察部门表示,闻伟龙违纪违法案件再一次为广大党员干部敲响了警钟。 无度追求私欲 为案发种下祸根 物必自腐,而后虫生。闻伟龙的违纪违法行为虽然表面上是赌博问题,但根本的还是在于理想信念这个总开关出了问题。 正如他自己所说,“刚参加工作时,自己也是几乎全部精力扑在工作上,得到组织的肯定,同事的认可,自己年纪较轻就走上了单位、部门的领导岗位……自觉一路发展比较顺利”,但后来见到“不少学历较低、素质不高的老板们通过各种手段获取金钱,过着灯红酒绿、一掷千金、花天酒地的生活。受这种表象的迷惑和影响,觉得这种生活方式代表了成功,很风光”。 加上一些私人老板处心积虑的腐蚀拉拢,闻伟龙的人生观和价值观很快就被颠覆,想通过“简单快捷的方式获取金钱,满足自己强烈的物质欲望”,从而走上了自认为可以“快速致富”的赌博之路。 正是由于闻伟龙的人生价值取向发生了偏离,放松了自我约束,染上赌博恶习,最终成为赌徒,沦为了金钱的奴隶和玩物。 监督管理乏力 为案发创造机会 加强对工程建设项目招投标的监管,是有效遏制该领域违规行为发生和阻断权力寻租的关键。闻伟龙之所以能够轻易将所在单位的工程项目交由罗某承接,关键原因就在于招投标未受到严密有力的监管。 诚如闻伟龙所言,“评审中标单位在内部开会进行,我是主持人。在评审会上,我先表态,觉得罗某所在公司不错,报价也是最低的。其他人就附和我的意见,就这样定下来了”。 闻伟龙简单的陈述,深刻地揭示出工程建设项目中的监督制约短板,“虽然有制度规定,但是我和有关负责人打下招呼,程序也就是走走而已”。制度规定和纪律要求,在闻伟龙的“轻描淡写”中就此被拆解和突破。 工程利润丰厚 为案发提供空间 当前,工程项目的利润较高,吸引了大量资本进入该行业,同时也给权力寻租腐败提供了温床。 工程项目招标、投标、竞标、开标、中标的每一个环节,公共权力或多或少都施加着有形或无形的影响。在工程项目建设长长的链条上,每个环节上拥有一定权力的官员,都会成为工程项目建设利益群体竞相追逐的目标。 罗某绝不会因为与闻伟龙沾亲带故就为其偿还巨额赌债,他看中的是闻伟龙能为其带来利润巨大的工程建设项目,而数以百万的巨大“成本投入”,相信罗某也会从闻伟龙为其“定制”的工程项目中赚回。 以案为鉴 秉公用权,监督用权 赌害猛于虎也!前车之覆,后车之鉴。纪检监察部门希望,全市各级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一定要从闻伟龙一案中吸取教训,举一反三自省,防微杜渐,防患未然。 须培养健康的生活情趣 人活一世,“大厦千间,夜宿三尺;良田万顷,日食三餐”。闻伟龙就是由于欲壑难填,身陷赌局,终日惶惶不安,最终健康透支,心力交瘁,甚至一度产生过轻生的念头。 因此,作为党员干部尤其是领导干部,只有始终保持健康的生活情趣,始终保持高尚的精神追求,始终坚守共产党人的精神家园,才能不断提升自我境界,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清贫,稳得住心神,经得住考验,才能不让腐败从小节上打开缺口。 要用乐观健康向上的思想来指导自己,用反面典型案例警醒自己,自觉堵住贪欲之门,切忌玩物丧志,得不偿失。 须强化秉公用权的意识 权力是一把双刃剑。如何正确运用党和人民赋予的权力,是摆在每一个党员干部面前需要深入思考的现实问题。 闻伟龙滥权营私的案例再次告诉我们,秉公用权,便能造福于民,取信于民;以权谋私,只能害人害己,身败名裂。每个党员干部特别是领导干部,既要从大处着眼,站在政治和大局的高度,正确认识和行使手中的权力;也要从小处着手,站在个人和家庭的角度,试想滥用权力带来的沉痛代价。 要自觉保持清醒政治头脑,谨守党纪国法底线,牢固树立正确的权力观、地位观、利益观,自觉慎权畏权,真正认识到权为民所赋,权为民所用的本质所在。 须加强权力的监督制约 孟德斯鸠曾说过:“一切有权力的人都容易滥用权力,这是万古不易的一条经验。”闻伟龙就是因为缺乏有力的监督制约,才致使其罔顾制度规程,大肆权钱交易为其赌债“埋单”。 因此,必须加强监督制约,有力约束权力行使。要坚持以民主集中制为核心的党内民主制度,完善集体议事决策规则程序,突出对重大问题决策、重要人事任免、重大项目安排和大额度资金使用情况的监督。 要划清权力运行边界,搭建权力运行框架,公示权力运行路径,推进权力运行的制度化、程序化和公开化。 要以廉政风险智能防控为有效抓手,深入查找职能设置、权力配置和业务流程中的廉政风险点,科学划分风险等级,结合实际防范风险,让权力制约更具针对性和指向性。 古人有云:一场纵赌百家贫,后车难鉴前车覆。今日比照闻伟龙一案读之,却是更具现实警示之意,故奉劝诸位还当谨记之,切莫乱为之。 1990年8月,当时在花县第二中学任教并兼校团委副书记的闻伟龙被调任共青团花县委员会任职副书记,时年不足23周岁。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年纪轻轻就当上了团委副书记。因为年轻,很多事情都不懂,欠缺历练,缺乏自制”。 羡慕奢侈生活心理失衡 为捞“快钱”陷赌博泥沼 彼时,经商办企业之风在社会上,乃至于在广大党政机关和人民团体中都很盛行,花县团委也参与到其中,先后投资开办了厂房、石场等经济实体。 当时作为花县团委负责人的闻伟龙,将很大的精力投入到其中,经常与社会老板出入宾馆、酒店。看到老板们的一掷千金,闻伟龙深感“自惭形秽”、甚是“寒碜”,对老板们花天酒地的奢侈生活方式,真可谓“羡慕嫉妒恨”。 由于公务员的工资水平不高,除去家庭开销以外所剩不多,加上当时为了购买房改房,捉襟见肘,四处借钱,闻伟龙心里很不平衡,也很不服气,整天盘算着如何“赚快钱”,尽快摆脱这种恼人的困境。 闻伟龙事后袒露心迹,“公务员的收入过不了他们那样的生活,与他们接触,觉得很不体面,甚至卑微……忍受不住诱惑,就想通过赌钱这种既简单、又快捷的方式获取金钱,满足自己强烈的物欲。” 在老板们的诱惑和“开导”下,闻伟龙愈加觉得赌博是“捞快钱”的不二途径,希望通过赌博迅速致富。于是,他开始涉足于老板们的赌局中,并为自己找到堂而皇之的理由:赌博既是为了工作,与老板们搞好关系,打成一片,获得更多的生意;也是为了改善自己的生活。 正是在这种错误认识的支配下,闻伟龙一步步放纵自己,由小赌到大赌,从境内赌到境外,终至不可收拾,深陷赌博泥沼而无法自拔。 境外赌博欠债300多万 未及时还钱被债主追砍 “有赌未为输”,这是闻伟龙奉行的赌博信条。在他看来,花县每次一、两千元的“小打小闹”,很难实现其“捞快钱一夜暴富”的目的。与老板们厮混久了,听闻赴澳门赌博,输赢刺激,赢钱痛快。这时,已是赌瘾缠身的闻伟龙,开始盘算到澳门去大捞一把。 1999年,闻伟龙第一次用自己的港澳通行证与老板们前往澳门赌博。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是“赌资不大,用的也是自己的钱”。后来去的次数多了,怕被组织发现,为掩人耳目,就用与其长相相近的一个亲戚的港澳通行证前往澳门。 澳门赌场的经历,使闻伟龙深感赌博的刺激和赢钱的快感,但同时,日益膨胀放大的赌欲,正在无形当中慢慢吞噬着闻伟龙,而他自己却毫无察觉。自从到澳门赌博后,闻伟龙的心态发生了很大变化,赢的时候还想赢更多,输的时候更是想博回来。这种赌徒心理像一个幽灵附着于闻伟龙,使其平日无心工作,整天“魂牵梦绕”的就是去澳门赌博。于是,他便经常利用假期跟随老板们前往澳门,没有假期也常“开小差”,自行偷偷前去。 从1999年至2006年,闻伟龙先后20多次赴澳门赌博。金额从开始的几万元,到后来在赌场当场借取高利贷几十万元、上百万元。可是,十赌九输。闻伟龙借钱的金额越来越大,最多的一次是将现场由某老板担保所借200万元高利贷全部输掉。 到2006年,闻伟龙在澳门赌博竟已输掉300多万元。债台高筑让闻伟龙“捞快钱一夜暴富”的梦想彻底破灭,不禁也惊觉后怕起来。因为所欠赌债未能及时偿还,2011年8月,闻伟龙在其住处附近被债主派人追砍。 无法还清的赌债和喋血街头的教训,令闻伟龙身心俱疲,后悔不迭,“输钱皆因赢过。因为曾经赢过,所以有侥幸心理。赢了,就想赢得更多;输了,就想把输掉的钱赢回来,把借的钱还掉。就是这样的心理作祟,使自己在赌博的泥潭中越陷越深。”闻伟龙的内心独白,清楚无误地告诉世人,踏上赌路无归途,迷途知返已晚矣。 为表哥接工程大行方便 受贿350万元偿还赌债 通过正常渠道无法偿还巨额赌债,究竟如何是好? 闻伟龙曾经想过卖房偿还,但又怕影响太大,引起外界察觉。焦头烂额的闻伟龙搜肠刮肚也没有想到万全之策。最终,被逼上绝路的他决定铤而走险,将目光瞄向了自己手中的职权——利用权力寻租所得偿还300多万元赌债。 闻伟龙每次输钱返回内地后,都会致电其从事工程建设生意的表哥罗某替其偿还赌债,而罗某自始至终从未要求闻伟龙归还。原因何在?原来,2000年至2009年间,闻伟龙利用其担任广州市农委办公室主任、广州市畜牧总公司副总经理、总经理等职务的便利,为罗某承接广州市农委、广州市畜牧总公司共计3000多万元的工程项目提供帮助。 闻伟龙在交代时说,“……一天晚上,罗某到我家来拜访,拿了一袋烟、酒来送给我,说是感谢我的帮忙。寒暄了一会,他走了。我清点礼品袋,发现里面除了烟酒,还有一个报纸包住的钱砖,清点出10万元人民币现金。我知道这是罗某感谢我的帮忙,送给我的钱。” 世间没有赔钱的交易。罗某解了闻伟龙的燃眉之急,闻伟龙自然要有所表示,二人心照不宣,“投之以桃,报之以李”,而权钱交易的肮脏勾当愈演愈烈之际。 经查,2001年5月至2009年8月期间,闻伟龙利用分管广州市农委、农业局相关工程项目的职务便利,帮助工程承包商罗某中标相关的工程项目,并以偿还赌债为由收受罗所贿送的人民币350万元。(文/汤南通讯员穗纪宣) 原标题:官员沉迷赌博欠款百万受贿还债不及时街头被追砍 原文链接: 稿源:中国 作者:灯盏花领军企业怎么样
心梗和心肌梗死
怎样治好脑梗
颈动脉斑块是哪些因素引起的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