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超

中国电力节能上演冰火两重天内外资处境各异

2019-07-08 22:04:2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中国电力节能上演冰火两重天:内外资处境各异_()中心

中国电力节能领域正上演着两种完全相反的情景:制度的瓶颈让已经开始在电力节能领域尝试的国内企业深感无奈,而旁边站着的是已经在中国市场赚到真金白银的外资节能设备企业。

内外资的相反处境

“难,实在太难了,眼前总是感觉有层东西在隔着”,山东大汉曹存良的胳膊使劲一挥,仿佛充满了整个房间。

在北京市崇文门菜市场旁边的一间拥挤而简陋的办公室里,这位北京节能和资源综合利用协会的副秘书长告诉说,北京市电机用电占到总用电量的60%,大概是300亿千瓦时,变频节能技术则能够节约其20%-25%的用电量。1995年开始,北京市就在面向社会重点推广这项技术,但至今为止仍收效甚微。

正在撰写北京市节能中长期规划的曹存良,头发已经花白,他不断地感叹:“这么好的技术,有实实在在的市场,也有看得见的效益,但总有种阻力,打不破。国外企业都赚了大钱,国内的企业却做不起来,不知道怎么敲门。”

据曹介绍,目前北京市没有一家中国的企业生产电机的变频节能设备,目前社会上所采用的相关设备,绝大部分都是日本和德国的产品。

9月12日,北京市朝阳区的酒仙桥科技园区是另一番景象。

世界最大电气工程商ABB集团为其下属企业北京电气传动系统有限公司举行了盛大的迁址典礼,该厂投资1000万美元,主要产品就是以电机变频节能技术为依托的节能型传动装置。

在中国电力节能市场上,ABB已赚到了真金白银。

据了解,仅在去年,北京电气传动系统有限公司就实现订单额一亿多美元, ABB北京电气传动公司总裁陶诺告诉说:“在过去十年中, ABB的传动业务平均年增长率为40%,到2008年为止,我们的目标是实现传动系统产量两倍增长,销售额翻一番”。他补充道,“这还是很保守的估计,预计两年内我们就能达到。”

据了解,该公司在1994年成立,其传动产品在冶金、石化、空调、制冷、供水、建材、印刷及纺织等诸多领域都有应用。在过去的十年中,该公司的传动装置已为中国客户节电约10000兆瓦时,相当于一个核电厂两年的发电总量。

曹存良说,在电机的变频节能领域,外资的技术确实是非常的先进,另外,其经营策略很灵活。他说,“电机变频节能的最大问题就是中国的电机厂从生产时就没有配备变频装置,因为技术很落后,大部分都是仿制国外的产品。”

商机与障碍

中国的电力节能领域中潜力和商机十分巨大。

据测算,中国单位GDP的耗电量为世界平均水平的3.8倍,目前我国创造1美元的GDP值要耗电1.25度,而欧美发达国家平均耗电只有0.3到0.4度,日本只需要0.23度。亚行驻中国代表处的报告显示,中国终端用电设备的总节电潜力约为2000亿千瓦时。

据曹存良介绍,电力节能很宽泛,第一是输配电的节能,这其中电力损耗10%;二是变压器的节能,损失很大,理论上是2%,但实际上远远超过这个数字;三是电机节能,变频节能只是电机中的一类。

1995年时,北京市就曾作为节能新技术之一来重点推广变频节能技术,曹存良带这人跑了好几个区县,设备可先用再付钱,但即使这样不用付钱就可以用,企业都不要。

曹存良分析说,北京市的工业企业中很多是国有企业,国有企业负责人的任期都有年限限制,而这个技术产生效益是一个相对较长的过程,最低三年,一般都是五六年乃至七八年才能收回成本,这就打消了国企负责人节能的积极性。另外就是资金问题,企业的主要精力还是做市场,而节能是没法直接见到效益的,尤其是国有企业,很难体现在账面上。

能源执行副总裁韩小平告诉说,电力节能背后的问题,一边是资源浪费,另一边却是集团利益之争。电力节能有两方面的概念。一是开源,胜动集团属于开源范畴,他们最大的阻力来自电公司;另外是节流,像ABB公司则属于该范畴。通过技术减少电力需求,而此种情况在电力紧张的条件下,面临电公司的阻力则相对要少一些,才会陆续拿到订单。

胜动的困惑

韩小平所提到的胜动集团也正深受节能体制之苦。

9月14日,胜利油田胜动集团执行总裁王志春告诉:“宁夏石嘴山市的一个炼焦厂,利用我厂燃气发电设备,直到今年,在该市政府的多次协调之下,才办下来用电并手续,前后办了三年之久。”

胜动集团是国内首个进入瓦斯发电行业的内燃机生产企业,目前已将产品推广到了山西、辽宁、安徽、重庆、贵州的众多煤矿。

上述的宁夏石嘴山市的炼焦厂,去年在生产过程中产生了600亿立方米焦炉煤气,企业只用去一半,剩下的300亿立方米就白白浪费了。在全国范围内,像这样浪费的煤气有180到200亿立方米左右,相当于百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另一方面,炼焦厂在生产过程中还产生相当数量的瓦斯。通常情况下,1立方米纯瓦斯可发电3.5千瓦时,利用瓦斯发电,集节能、环保、效益、安全于一身。

王志春说:“目前做瓦斯发电与燃气发电的企业,国内就我们一家。但最大的制约来自于电力系统以他们的局部利益为重,总是对燃气发电设置重重障碍——发出的电不予并。”据他介绍,现在山西很多炼焦企业一方面炼焦排放了煤气造成污染;另一方面,又缺电。“当地一家企业与我们签了合同,发电站都快建好了,但电力系统硬是不允许并。”

王志春说:“想必还是利益集团之争;还有一企业买了我厂设备,但怎么也上不了。如果实在要上得听电力部门的,他们说上可以,如果你发了电,得以0.18元/度电卖给我们,用时,再以0.50元卖给企业。可是0.18元/度的话,企业连成本都不够。”

据了解,国家对此领域其实很关注。今年以来,已下发过两次文。如特急文件——以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等八部委《煤矿瓦斯治理与利用的实施意见》(发改能源[2005]1119号)和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煤矿瓦斯治理与利用总体方案》(发改能源[2005]1137号)。

王志春说:“国家相关部门也着急,但却一时难以协调此事。我们现在惟一的办法就是等。”

微信一键生成小程序
微商分销管理系统
你必须知道的搜索引擎优化学习都在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