冰雪

锦衣书剑第四十四章英雄难过美人关

2020-01-26 10:32:15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锦衣书剑 第四十四章英雄难过美人关!

二人一分开,便又战至一团,吕逢客违背物理常识地背对着林知白冲过去

而林知白在“玉龙嗥”快要刺中的时候一个鲤鱼打挺,再在空中斜刺向吕逢客。

吕逢客则微微偏开身子使林知白一击空手,在林知白冲到自己的身边时,头部狠狠地往他腰间一撞。

“吱嘎!”

“砰!”

林知白被撞得腰骨传来一道清脆的声响,在地面狠狠地落了下去。

“斯~斯~”

他的身子在地面还因为这股巨力不断滑行,只得把“决浮云”剑尖锄地以阻止这股惯力。

在约摸退了四五步时,林知白用力地一撑,身子被撑到半空,在把手掌撑地,单腿弓在地上,成作戒备姿势。

四目再次相对

两人几乎同时动了了,吕逢客的“玉龙嗥”再一次刺向林知白。

可这一次林知白却不再以剑格挡,而是学着他的姿势直直地刺向对方。竟是存了以伤换伤的心思!

“如果不能胜的话,就来个平局吧!”

这就是林知白内心的想法。

“以伤换伤吗?够男人!”

这则是吕逢客内心的想法。

这狠厉的打法看得观礼台上的那些看客们不约而同地睁大了双眼,屏住了呼吸。

当“决浮云”的剑尖刺中吕逢客的手臂时,吕逢客的“玉龙嗥”的剑刃也几乎快要擦过林知白的脖子。

可人们看不到的是吕逢客的手腕轻轻地向右偏了偏,使剑尖无法擦到林知白的脖子旁。

两身相撞,在吕逢客的左手臂流的第一滴血时他在心里想道:“不行,这样不够真实。”

说着他那越过林知白的肩膀出的右手漂亮的把剑如同掷骰子一般的往上面一翻,再刺向林知白的后背。

这个剑花非常漂亮,众看客只赞道好剑法,并不知道这剑花是有点多余的。

这不是皇宫大殿里舞的剑舞,修士的剑讲究的是“快”、“准”、狠,而不是追求花哨、漂亮、好看。

观礼台上的叶玄都忍不住微微一叹,心道:“逢客这孩子终究还是改不了卖弄的臭毛病啊!好看是好看,但变慢了,破绽也就多了。”说着他把眼睛的焦光会聚在林知白的脸上又暗道:“就看这孩子能不能看出这机会了,如果能看出的话,这次一定要把他列入候选人选里!”

“怎么这么慢?”

林知白还以为这一次必败无疑呢?没想到吕逢客的剑速竟会变得如此之慢,不过再怎么样说这也是个好机会,他也不想错过这等良机。

他放开“决浮云”,忙运起“凌虚微步身子如一张软纸一般的弯了下去,再从吕逢客举剑的右手掖下划去。

在快要划过去的时候,林知白一把抓住吕逢客的右手手腕带着折了过去。

当林知白划到吕逢客的背后时,他又再把他右手折到背后,用力一压。吕逢客因为手的巨痛使得下盘不受控制的双腿弯曲下去。

吕逢客的右手还握着“玉龙嗥”,手被林知白折在背后双腿膝盖却跪于地上,那模样好像是菜市场的刽子手押着死刑犯一般。

吕逢客微微一叹道:“我~输了,让我起来吧。”

林知白满脸错愕,心想:“怎么会赢了?”由于太过惊讶以至于都忘记了放开折着吕逢客右手的手。

“怎么,还挺享受啊?”

吕逢客看他都不放开自己的手,凄然一笑道

林知白被这话弄地十分尴尬,忙把手放开。

吕逢客站起身子,把左手放至右手手腕上捏了捏,再把右手用力地甩了甩,待感到手腕上的吃痛感微微消散转过身子拍了一下林知白的肩膀郑重地言道:“好好对待牡丹,她是真的很爱你。”

“啊?什么意思?什么好好对待白牡丹?什么她爱我?什么跟什么嘛!”

听得林知白心中一阵莫名其妙

可吕逢客却不顾他的反应再转过身对着唱礼台上的冯惯比了个剑礼朗声言道:“冯公公,这场是在下输了!”

冯惯心里暗道说:“师弟果然好手段。”但面上仍保留那种要死不活的神色用他那没有太监独有的尖细声喊道:“这一场,大秦九皇子殿下胜!”

他话音一落下,吕逢客便直直往台阶下走去,到台阶时他伸出右脚正欲退下。好像想到什么似的忽又把右脚收回,再一次地转过身子对着观礼台上的叶玄都深深一拜,神色里充满了愧疚,随即再再一次转过身子萧瑟地往台阶走了下去。

他走下去又停顿了一步,把手中的“玉龙嗥“抬起看了一眼想道:“

师尊,你曾说一个剑客应该对的起手中的三尺青锋,更应该对的起自己的那颗剑心。徒儿这样肯定做对不起手里的这把剑的,但,徒儿对得起自己的剑心!”

唱礼声一锤定音,吕逢客的离场昭示着这一场是林知白胜了。

这结果惹得观礼台上一名穿着华服员外打扮的中年男子一拍自己的大腿怒道:“该死的,金丹对筑基的碾压局都打成这样,白瞎了老、子还往你身上押了四十两银子!”

他的旁边就坐着穿着红袍把帽沿戴的低低的白牡丹。听到这话看着吕逢客的身影心里复杂地想到:“这何止是四十两银子啊!这是一个剑客的尊严!”

她把低头眼珠看向地上有些愧疚自言道:“对不起~”

那员外打扮地中年男子听了这话一愣道:“啊?什么对不起?”

白牡丹忽地想到了一些往事,把头抬起来冷冷地看着吕逢客言道:“这是你欠我的!”

“啊?我欠你什么了啊?”

那中年男子一下子蹦了起来,就像一只发怒的公鸡看着白牡丹说道:“我和你都不认识,你可别想讹我。”

他正在那边怒声责对白牡丹,忽然感到肩膀被人拍了拍,不耐烦的挥手骂道:“别拦我,今日这件事她必须得跟我说清楚!”

“她不是在说你。”张保再一下地拍了拍他的肩膀提了提音量说道

“呃呃”

那中年男子顿时感觉非常尴尬,忙地道歉说道:“不好意思,我误会了!”说着便自顾自地走了。

待他走后,张保拿起手帕擦了擦被他坐过的那把椅子上的尘土,再拿出一个小瓶对着椅子喷了喷。直到确认椅子干净后再坐下。

他把手放在膝盖上两手撑着下巴看着台上的林知白说道:“白姑娘做得很好,这一次他能够胜出全是姑娘的功劳!”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的具体地址
阜新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江西哪家专科医院治疗白癜风
六盘水癫痫专业医院
广州专门治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